fbpx

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永不乏味的重複與對稱

Category: Art · Photography
Editor:

「有時候我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個攝影師,而是一個藝術家,需要創作。」––– Maria Svarbova

整齊與對稱,淡雅粉嫩的用色,強烈潔淨的光感,初看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作品的人,誰都對她鏡頭下所展示的絢麗奇幻世界一見難忘。在Maria洋溢舊社會主義的秩序包裝下,本該是歡愉的泳池,被交錯於鮮豔的服裝色彩與冷調的水藍色系之中。這種反差對比不但形塑出一種既抽離,又戲劇性的故事張力,同時亦使得攝影生涯長達十年的她,如今成為當代最負盛名的新銳攝影師之一。

早看膩了的現實

「因為喜歡超時間的概念,而水能反映整個空間。倒映使得水面上彷彿存在兩個世界,一個是真實的世界,一個是超實、抽象的世界,也像是畫畫的世界。」

Maria Svarbova從懂事開始便十分熱愛藝術,可惜在高中發現繪畫天賦不比別人優越時,才因而選擇放棄成為畫家並進入考古學系就讀。在數年的大學生涯中,埋首於考古的Maria從沒接觸跟藝術相關的創作活動,一直到了其姊贈予相機的一刻開始,才終於有了拍照的契機與念頭。

Maria自2010年時開始嘗試各種藝術攝影的工作,她的作品不只注重畫面色彩、空間和氣氛,亦勇於用作品進行各種帶有批判性質的社區實驗。在這段創作期間,她由於對生動活潑的人物感到十分厭倦的關係,因此決定改為拍攝完全沒有表情的照片。自此,面無表情的模特兒便彷彿成為了她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藉由這些像是被控制般的「人偶」,來傳遞社會主義時代的受限氛圍,用充斥著夢幻想像的沉悶日常,來突顯出人類「沒有表情的冷漠」,並配合作品中敞大的空間感覺,營造出一種空靈的寂靜。

對Maria來說,以鏡頭探索「人與空間之間」是其用攝影講述故事的主軸,不論是刻意置中的技巧,還是筆直構圖加上詭異的平靜氣息,以及那彷彿被抹去情感的模特兒,都不只是單純地追求畫面漂亮,而是結合了她對肖像的偏愛和對現代生活的設想,在被限制的生活景象中所彰顯的古怪「存在」。因此作品裡頭的事物是真是假,端看觀賞者自身的理解與判斷,沒有標準的答案參考,這種「超現實感」也是她的照片時常被誤認為是繪畫作品的原因之一。

迷戀湛藍的背後

「工作時喜歡控制所有細節。仔細的程度常讓我覺得自己不僅是一名攝影師,也是藝術指導。」

Maria一向對於建築和公共空間有著濃厚的興趣,當她在家鄉偶然發掘到一些留有社會主義味道的舊泳池後,便瞬間萌生出拍攝的概念,儘管那些泳池早已關閉了多年,卻也因此保留了原始的面貌和特別的空間視角。在最廣為人知的攝影計劃《Swimming Pools》中,Maria走訪了斯洛伐克13個城市,並挑選了13個在各具特色的舊式泳池作為拍攝背景,這些場所無一不體現著功能主義的建築風格,從鮮明色彩、單一線條到缺乏裝飾的環境都能感受永恆的感覺。

在受到這種復古的「泳池美學」啟發下,Maria直言自己十分熱愛這些整齊劃一的泳池建築風格,當中的「可控制度」更讓她為之著迷,像是游泳池內的看板,會清晰地標示出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只要將看板和標語納入構圖之內,便能表達出自身同樣喜歡控制的個性。就如這些橫跨幾個系列的奇特照片,每一個都說明了運動中固有的「重複模式」和偶然的「對稱性」:「游泳者的單調姿態就像瓦片一樣光滑冰冷,即使他們經常處於伸展狀態或即將下潛,但表情和身體都暗示著很少運動,喚起一種具有諷刺意味的同步靜止。」Maria便是如此藉由擷取日常生活中瑣碎、不斷重複的行為,人物身處其中卻面無表情、肢體僵硬,宛如塑膠娃娃,揭示出「人」在群體之中的無限壓抑和自我失衡。

日常中的非日常

「日常生活的場所非常符合我想要的乾淨攝影,因為沒有人的空間不能存在,人沒有空間也不能存在。」

「日常」是Maria很喜歡的命題,因為「場所」的概念即是導向空間的本質,人要在其中生活便需在「物與物」和「物與人」之間的關係中開啟與建構。不管拍的主題是甚麼,在建築中置入人物,便是一種符合讓兩者融為一體的做法,正如其最新系列《Dining Room》的拍攝背景雖然從泳池換成了學校,但在依舊單調簡約的空間內,五個女同學上完體育堂,並相約在自助餐廳碰面,她們依然一如既往的穿著鮮艷泳衣和運動服,做著一致的動作,使得畫面熟悉而又陌生。也令作品再次回歸到她一貫所說的:「人永遠是最迷人的,空間中若是少了人,一切都沒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