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 地球儀 THE GLOBESSS

收藏,是一種癮,是一份緣。每人一生,某時某刻,總會對某人某物產生好感,可以是莫名奇妙的撞邪觸電,也可以是日積月累的沉澱喜愛,然後,都一頭栽進那個私密世界鑽研搜索。有一年,有幸拜訪日本奇才妹尾河童的住處 · · ·

大陣仗葬禮——法國藝術家JR最新創作

經常來以巨型黑白人像作為創作媒介的法國藝術家JR,初次在意大利進行創作,這個名為《Omelia Contadina》的企劃,透過模擬葬禮的形式,以結合公共藝術及電影的手法,對意大利鄉郊的傳統禮儀致以敬 · · ·

《我想結束這一切》:查理考夫曼的思想探戈

聽說,有些創作人一生都在尋索同一命題。想起,近期兩部話題電影《天能》(Tenet)的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及Netfilx原創劇《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 · · ·

驕陽必來——同志藝術推手孫啟越的平權夢

「恐懼」始於「無知」。古往今來,受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風俗與文化等主流價值觀所影響,大眾對同志社群(LGBTQ community)的處理了解不深,難免衍生疑惑、不安與壓力,以至誤解或歧視。 「驕陽基 · · ·

鏡頭後的徠卡女王:Ilse Bing《超越巴黎》香港首展

一個人的一張臉,輪廓、神色和魅力各不同,承載了難以言傳的故事。在藝術界中,時有畫家喜以「自畫像」探尋自我,於攝影圈裡,亦常有攝影師愛以「自拍照」留影。 人稱「徠卡女王」(Queen of Leica)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