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絹上貼金 落墨成畫

Category: Art
Editor:

要前往大館「F倉」看《金墨無界——李華弌近作展》,要先穿過營房大樓、A倉及B倉,走過梯級及小路,才能到達這個位處邊緣的展館。打開館門,室內燈光昏暗,射燈只聚焦畫上,使畫內金箔在暗室中更為耀眼。似乎要走過這段路,再加上這特別的燈光,才有最合適的心情去欣賞展內12幅由金箔、銀箔及水墨組成的畫作。

展覽作品包括了金屏風及絹本水墨,皆以金與墨為創作媒材,在畫內構築出參天巨木。前者是2017及2018年的作品,後者則是近3年的創作,而這個展品組合正好展示了李華弌創作路上的一次重要改變。

《天地間》 , 2017年作

李華弌是中國當代水墨畫家,6歲已開始學習水墨畫,至16歲研習西畫,在30多歲時,他到美國三藩市繼續進修,在他見了各種藝術形式之後,最終還是選擇了水墨畫。最初,他跟無數畫家一樣在紙上描畫山水,但慢慢地卻想要更大的創作空間,甚至想於金屏風上作畫,而他亦於2008年完成了第一幅日本古董金屏風水墨。一畫十年,李華弌合共創作了共4幅金箋紙本和26幅日本古董金屏風作品,而展內的《逸意寧遠(二)》及《天地間》便是其中二幅。

這段創作期間,他持續研究如何應用金箔物料與水墨於創作,想要越過金屏風畫的一大限制:屏風上的金箔並不容易吸黑,故線條需一筆一筆地勾勒,難以採用灑潑畫風。至2018年,李華弌終於找到另一種金與墨的可能,他找到在日本京都的專家製作手工絹本,改於絹上構圖,然後在樹幹和樹枝貼上金箔,再於箔上落墨,「金」不再是背景,更像是照於樹上的陽光,使畫面的立體感、質感都呈現出與金屏風畫截然不同的韻味。這做法不單改變了的畫像視覺,還帶來更多創作可能,例如貼上銀箔,在《吟月》中便就成了皎皎月光。除此以外,藝術家還會把幼沙混進畫面貼了金的部分,營造出特別質感,增加畫面視覺層次。

《遐輝 (一)》, 2019年作

此次展出的作品皆以松樹為題,松在中國文化中為百木之長,地位崇高,象徵高尚的品格,畫內以主幹為焦點,難以辨清其根本或盡處,就像無盡的延伸,無論畫面或是象徵性,都充滿細味空間,餘韻繚繞。

金墨無界 — 李華弌近作展」(季豐軒畫廊主辦)
展期:即日至2021年12 月12 日
地點:香港中環荷里活道10 號大館17 座F 倉展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