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酒店遇上舞:弈居中的律動邂逅

Category: Art · Culture
Editor:

太古酒店旗下居舍系列舉行了其兩年一度的藝術項目「異國的相遇 2021」 (Encounters Across Cultures),致敬多元文化碰撞所迸發的無窮創意。居舍系列酒店包括北京瑜舍、香港奕居、成都博舍和上海鏞舍,力邀來自全球的優秀藝術家,圍繞「空間」和「律動」 的概念開展探索、盡情創作。近兩年的密鑼緊鼓後,本季「異國的相遇 2021」 致意我們渴盼已久的、跨越國界的親密聯結。裝置作品共分為兩個章節,將在四座居舍酒店展出,講述跨越文化的藝術故事。而今年底則在香港和成都的兩座酒店亮相。是次,《美紙》訪問了項目總監、策展人、編舞導師和舞者,一同以舞態重新詮釋酒店空間。

Courtesy of The Upper House. Photo: Stephanie Teng
  • 請問策展人可以告訴我們的讀者們項目的緣起嗎?

居舍系列的藝術項目總監Clarissa Tam:

「異國的相遇2021」藝術項目旨在邀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及創作領域的藝術家互相交流及合作。在居舍系列,我們認為陌生人之間的相遇能夠孕育出無與倫比的創造力,這亦體現在居舍系列旗下酒店的設計及創作理念,以及旅客在這裡相遇時產生的微妙碰撞。今年我們將舞蹈帶進酒店,以富有動感與人性化的方式為居舍酒店注入魅力。

「異國的相遇2021」策展人與製作人Patsy Lo

無庸置疑的是,空間與建築設計能深深影響我們的體驗與情緒。舞蹈借助身體這個大自然中最極致的建築抒發及分享情緒,成為最能表達自我的方式。這個藝術項目借助舞蹈的形式,探索「律動」如何成為認知、體驗和構造建築的有力媒介,促使我們放慢節奏、觀察細節,深入了解所處的空間,活在當下,盼望未來。

Courtesy of The Upper House. Photo: Stephanie Teng

在藝術項目的第一章節,我們著重於如何利用舞蹈表達建築,塑造我們對於居舍的感受,比較集中於賓客的角度。獲邀的觀眾會一同參與這個藝術之旅,甚至能投入舞蹈之中。在項目的第二章節,我們採用了不同的角度,將重點放在了建築理念,探索如何將其展現在舞蹈之中。例如,奕居的舞蹈表演集中於向上延伸,張弛有度,呼應了Andre Fu在不同設計中加入的巧思;博舍的設計則是受四川的梯田所啟發,是兩種迴然不同的建築理念。迴異但和諧的理念讓我們採用了兩個不同的舞種:奕居的芭蕾舞以及博舍的嘻哈舞。抱持著這個概念,我能夠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擁有相異甚至是對立的性格特質的創作者,他們都願意接受挑戰加入這個項目。

  • 建築設計與舞蹈兩種藝術均與空間的運用息息相關。弈居的室內空間與平時用作表演的舞台空間有強烈對比,編舞家如何決定採用建築內的什麼地點進行拍攝?

編舞導師江上悠:

居舍系列為設計師傅厚民(Andre Fu)與我安排了一次會面,讓我們一同在奕居遊走。他向我分享自己在奕居所收穫的故事與靈感,讓我醍醐灌頂,開始找到靈感。我深受Andre Fu在建築設計上的啟蒙,他期望能夠引導出旅客的「故事」,於是團隊就決定在舞蹈中制定核心主題「平行世界的故事」。之後我們便開始觀察酒店的空間並嘗試選擇某些能夠「切合」以及「豐富」我們述說故事的位置。這是我們其中一個挑戰,因為每間酒店都有細微差別。但是,能夠兼備微觀及宏觀的角度,有助我們決定拍攝的位置,我相信每間居舍酒店的強烈個人特色都能夠為我們的舞蹈注入動力。

  • 舞者在弈居裡表演與在舞台上演出之間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和經歷?

芭蕾舞者袁奡忻Hennes Yuen:

我們首先以在奕居進行的實地考察展開創作,這是我第一次踏足奕居,收穫了非常好的體驗。所有的雕塑、圓與線條的交融都非常協調,令我回想起舞蹈員希望帶給觀眾那種毫不費力的感受,即使我們正在進行難度很高的表演。相比起昔日我所習慣的舞台,奕居的整體建築讓我能夠從中獲得啟發,不只是酒店內的佈置及雕塑,不同色彩及線條的運用更表現出一種舒適和諧的感覺。在這次體驗前,我的靈感主要來源自音樂;但在是次藝術項目中,我們能夠以非常簡單的拍子代替音樂創造一支舞蹈,我學會了如何從周遭的建築中獲得更多啟發。

  • 在編舞的過程中,請問舞蹈家如何構思舞蹈和舞姿,使呈現方式能夠與香港弈居的設計互相呼應?

 編舞導師江上悠:

作為編舞師,我把更多專注力投放在因應空間去連貫不同舞蹈動作,這是受酒店內的建築及藝術品所啟發的,因此觀眾們能夠在舞蹈中感受到Andre空間設計的巧思。我主要有兩大編舞設計理念:

– 向上延伸的舞蹈動作穿梭於建築之中

– 以圓形的動作象徵藝術品與不同的形狀的建築設計,創造一種具包容性且柔軟的力量及流動性。例如薩璨如的 《廣衡》,澤田廣俊的《上升》。除了這個考慮之外,我亦需要顧及到編舞如何與成都嘻哈舞者的動作扣連,並創作出同步性,為此我需要遙距與身在意大利的編舞師安德裏亞·卡魯丘 (Andre Carrucciu) 與導演劉暢 (Leo Liu) 緊密聯繫,這正正就是一場相遇,呼應著項目主題。

  • 得悉隨後項目將會在成都博舍進行。為什麼會選擇芭蕾舞和嘻哈舞兩種截然不同的舞蹈類別分別反映香港與成都的風格?

「異國的相遇2021」策展人與製作人Patsy Lo

芭蕾舞非常典雅優美,是配合奕居建築設計的不二之選,皆因奕居位於城市之上、幽靜且舒適。而位於成都的博舍則恰恰相反,我們希望能夠致敬這個城市無畏的嘻哈文化,並讚頌兩座城市傳統與現代化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