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當自由意志為假,人類仍有否選擇?

Category: Culture · Movie
Editor:

《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The Matrix Resurrections)早前釋出了正式預告,此前更先布置了一個聲稱有18萬個變項的前導預告,以病毒營銷的方式引起熱議之餘,也在有意無意間契合了該系列關於科技幻相的母題。

遙想當年首集電影剛剛登場之際,許多人都被其中炫目的「子彈時間」以及港式武打風格所震撼。而虛實相間的劇情設定,就更加讓電影蒙上了一層「想爆頭腦」的神秘色彩。事隔22年,當科技監控與大數據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新一集的《22世紀殺人網絡》將會淪為時代的餘緒,還是再次投下爆炸式的洞見?

千禧世代的科技恐懼與革命迷茫

《22世紀殺人網絡》的敘事風格以晦澀難懂所聞名,即便是將三部曲看個滾瓜爛熟的大Fans,也未必能夠掌握整個世界觀的內核。直至到動畫外篇《Animatrix》的面世,再加上各類型的哲理式解讀,它的宏大背景才稍稍讓人明瞭,實在不得不佩服導演華卓斯基姐妹(The Wachowskis)的才情。

在《22世紀殺人網絡》的宇宙中,人類文明早已踏入2199年。科技的進步讓一切勞動工作,都可以交由機械人處理。但機械人特有的邏輯演繹能力,卻引起了人類的排斥。最終人類的自大將自己逼上絕路,機械人成為地球的統治者,而人類只淪為了它們的供電系統。為了有效吸吮人類電能,機械群創造了一個名為「母體」(Matrix)的系統。困於其中的人類,意識會自由地連接到一個虛擬化的21世紀。而少數察覺到真相,又不願意停留在母體的人,就會被放逐到「錫安」。由奇洛李維斯飾演的Neo,不僅是這批覺察者的一員,他還是母體進行系統升級的必要「變量」。整個三部曲的故事,便是就此展開。

如果撇開那些令人過份困惑的術語,用最簡單的時代脈絡考察,以上《22世紀殺人網絡》的主軸,顯然是在呼應千禧世代對科技操控的恐懼。電影首集上畫時,正好就是1999年。當時電腦科技正處於急速發展的階段,揭蓋式手機仍是時髦玩意。人人都意識到科學技術——尤其是網絡資訊——的便利,但同時亦深陷於「單向度」的恐懼:人的自由意志地位被科技所蠶食,最終只淪為科技的附庸。

而這種數碼極權的可怖之處,還在於它不是一個單純的暴力機器,而是一個完美的意識形態場域,大家都是確實按照意志生活,沒有一個可供針對的統治者。但意識的選項卻是早被決定,就連錫安及Neo的出現,本身也是母體的計劃之內。若非連環的意外,Neo在系統升級後,亦會被消失。

當「革命」也成為了數據操弄的一環,自由還會有希望嗎?整個《22世紀殺人網絡》所呈現的不安,確實教人心寒得過份。

宗教與身體的解放符碼

既然科技的力量無遠弗屆,傳統的學問與精神價值,也可值由數據的傳輸輕易達成。於是乎在《22世紀殺人網絡》的世界中,宗教符號俯拾皆是。母體以先知之名引導Neo,而反抗者亦聚居錫安,等待「救世者」而行動。在這個敘事結構中,製作組巧妙地加入了一個讓外國觀眾目不遐及的視覺元素,那就是中國功夫。

華卓斯基姐妹乃香港武打片的影迷,於是由第一集開始,就已經邀請了袁和平充當武術指導。他讓一眾主演及特技人接受為期半年的武術訓練,而奇洛李維斯也跟隨了袁和平的徒弟陳虎,花了四、五個月時間的學習功夫。結果出來的效果,令西方的觀眾都為之驚艷,Neo的一句「I know Kung Fu」也被奉為系列的標誌金句。由於票房大賣,片商容許續集加入更多武打成份,《22世紀殺人網絡》就此成為了香港特技團隊走入荷里活的里程碑之作。

有趣的是,在電影中,所有功夫招式都是由電腦「download」至修習者的大腦神經。傳統武打片必備的苦練場面,現在同樣被資訊科技解構得一乾二淨。這固然可被視作對傳統文化的一種諷刺,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或許也是暗示身體恰好就是解放的最後堡壘,就算意識受到控制,但肢體搏鬥卻始終人類文明所永恆保留的獨特技術。

另一個《22世紀殺人網絡》的畫面特色,便是所謂的「子彈時間」。要完成子彈時間的拍攝,要準備多部攝影機360度環迴演員全身,再於同一時高速啟動快門。看似簡單,實則需要大量的人員配合和構思。此後,子彈時間就成為了荷里活電影和電子遊戲的必備配置,也是無數人笑仿的經典動作。由故事到畫面技術,《22世紀殺人網絡》都著實走在千禧世代的最前沿位置。

22年過去 母體是否已經降臨人間?

在《22世紀殺人網絡3:驚變世紀》之後,華卓斯基姐妹一直表示無意拍攝新的續作。而影迷亦一再追問片商和主演有關新作的消息,但同樣無果。直至2019年8月,華納兄弟正式宣布開拍《22世紀殺人網絡4》,並再度由奇洛李維斯再度擔綱演出。

電影於日前釋出預告,題為《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The Matrix Resurrections)。而在預告上架前一天,片商率先放出一個宣傳網站,以電影經典的紅藍藥丸作封面。只要觀眾按上藥丸,它就會播出前導預告,並且在片段中如實讀出觀眾的閱覽時間。據報每個人看到的版本都會略有不同,網站內則總共內嵌了高達18萬條預告片。

新穎的宣傳手法,加上多年來對續作引頸以盼的渴望。可以預料,《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絕對會再次成為影迷之間的話題。但在熱刺期待的背後,時代的變化似乎也讓《22世紀殺人網絡》的成功模式受到挑戰。

過去,《22世紀殺人網絡》是處在資訊科技新興起的年代。人們對於網絡的發展,依然存在各種不安。電腦科技對自由意識的影響,亦是以前流行文化鮮有探尋的領域。今天,人們已經完全習慣與網絡並存的狀態。正如《復活次元》的預告片所顯示,大部份人都成為了低頭族,科技不再神秘。自由意志雖然繼續受到攻擊,來源卻不是某個無法定位的系統,而是各個具體的政商集團。我們甚至慶幸,互聯網提供了一個不可或缺的言論場域,令民眾可以自由參與公共事務。

另一方面,意識真假也不再是荷里活的新鮮話題。諸如《潛行兇間》等主流電影,已經繼承了相似的思考路徑。功夫打鬥甚至成為了荷里活的寵兒,最近上畫的《尚氣》便是最佳例子。

《22世紀殺人網絡》能否在這個氛圍下,再創高峰,的確需要再作驗證。或許比起電影本身的內容,那個可以準確無誤地讀出時間的預告網站,更加論證了母體的預言:我們的一舉一動,早已處在科技的監控之中,而我們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