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dish Ninja 北歐異種

Category: Design
Author:

最近聽最多的英文,肯定係BLM black lives matter,筆者非常認同這句說話,因為好多黃種人口講black lives matter,不過在香港的yellow條命好像doesn’t matter,或者香港的yellow條頸比黑人更硬。

除了BLM,聽得最多的英文就係BNO同DHL!對於英國,很多香港人仍是停留在倫敦迫近香港的樓價與高企的生活指數。筆者卻因為電影《About Time》(現在Netflix仍在播放)的經典婚禮場面,仍然懷念西南面篤篤的Cornwall⋯⋯那幕暴風雨婚禮完美描繪了Cornwall的氣氛:燦爛陽光與傾盆大雨之間不容半分鐘過渡。多年前筆者更假公濟私,以記者身分去採訪Cornwall。仍然記得那間石屋B&B,B&B男主人準備早餐時,端多士出來那雙滿佈紋身金毛茸茸手;早餐後就在屋外綠草山坡散步(當然有雨,但整件事非常Barbour),嗅到草味(地上綠色那些);B&B女主人開車送我們去鎮內的餐廳晚餐,餐廳以外的地方都是漆黑。我們兩個yellow faces有如電影《魔戒》的哈比人進入酒吧一樣。倫敦坐火車下Cornwall的途中,只見草、羊、乾草。筆者友人多年前都想去Cornwall旅遊,但被他的英國朋友攔截了:「我鄉下就是Cornwall,一個甚麼都沒有的鬼地方,我勸你早點歸去⋯⋯」。大家都無錯,裡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入來。

Swedish Ninja有名你叫瑞典忍者,他們當然不是來自Cornwall。身處北歐本身又是設計師,他們卻不隸屬傳統北歐簡樸美學體系,反而愛七彩繽紛設計要逗人開心。於是他們化身設計忍者,不停打後空翻跳出傳統北歐設計藩籬。外國人出盡力扮北歐,真正的北歐人卻希望走向世界。

text.祖慧 photo.Images Courtesy of Swedish Ninja

甜蜜電燈柱掛老鼠箱
你年紀夠大,大概會明白何謂電燈柱掛老鼠箱;你不知道的話,可能只是年紀大又無知而已。電燈柱掛老鼠箱形容情侶身高懸殊:舊香港鼠疫盛行,政府要在電燈柱上裝設注滿藥水的老鼠箱收集鼠屍。這個典故好恐怖,不過你不得不盛讚前人語言精煉啜核比喻貼切。相比今日個個只懂copy and paste網絡用語藉以表達自己沒有落伍,不能同日而語。

整個Swedish Ninja的開端,就是Maria Gustavsson跟先生的身高正正是瑞典版電燈柱掛老鼠箱。當了家具設計師多年的Maria,有日忽發奇想,用一盞燈去描繪她與先生Magnus的身高差異。那盞燈有個甜蜜名字:Little Darling。Little Darling就是一高一矮的燈串成一對,比較高身的燈再加上手壓花紋皮革,既可以造手柄方便你搬動,皮手柄又可以跟燈的金屬物料做成對比。Little Darling除了名字夠甜,Maria亦大膽用上甜到漏的糖果色系。Maria造了一個樣板Little Darling去擺家具展,希望找到廠商買下設計生產。縱使這個願望落空,Maria卻得到好多媒體報道,亦有大量私人查詢。最後Maria把心一橫,為了這對Little Darling,一於成立自己品牌自行生產……那時Maria仍是個燈飾大外行。

前文提到外國人出盡力扮北歐,真正的北歐人卻希望走向世界。十年前Maria已經覺得自己要走向國際,她聯同其他年輕設計師參加斯德哥爾摩家具展的新人展。Maria擁有粉紅色思想,喜歡色彩繽紛的設計。她在一眾內儉簡樸的北歐風參展商之間成為異類,最搶眼係佢。一年後,Maria再去米蘭參展成功搶奪目光贏來不少讚譽。這時候Maria就深信,自己雖然生為北歐人,不過自己喜歡的設計,可能更對應外國市場。Maria希望,往後的日子可以成立一個更國際化的跨國Ninja團隊。

鄉郊尋寶設計路
促使Maria踏上設計之路,多得家人。不是唱那些家人在背後支持等陳腔濫調,而是她有幸在瑞典鄉郊農場長大,舊農場和裡面的舊倉庫成為小Maria的寶藏。別家孩子玩玩具,這位小Ninja就在倉庫裡鑽來鑽去玩尋寶遊戲。拿著一大堆爛鐵木頭,她就從新塗裝拆開重組,然後將這批寶物帶回自己房間重新佈置。長大有機會參加米蘭家具展時,意大利名牌Cappelini是當時最有型的品牌,年輕Maria夢想可以成為Cappelini的設計師。展覽之前她就膽粗粗送了一大箱自己砌的樣板去Cappelini,希望他們能夠參觀自己的攤位。誰不知Cappelini真的派人來,令她既驚且喜。可惜機會來到,Maria卻因為怕醜而語塞,沒有趁機好好推銷自己。當不成大品牌的設計師,一路接job一路灌溉自己小小品牌亦不錯。今日Swedish Ninja由當初只得一個Ninja,今日已經湊夠數,十多件設計夠成立Ninja足球隊。

品牌由Little Darling開始,今日Maria已經有Big Darling。Maria成立Swedish Ninja不是要跟北歐設計作對,她本身非常認同北歐設計以實用為上的價值,只不過自己希望實用得來設計更加開心跳脫。Big Darling就是實用到極的設計:將座地燈與衣架二合為一。它擁有座地燈與衣架所有最傳統的經典線條,但它就是一個簡潔的多功能設計,纖巧線條亦符合北歐的審美標準。她設計的Rufus Walter Sideboard滿足了所有儲物要求,但就在物料以及色彩上盡情放肆。Maria這種希望設計實用得來更加明亮、好玩的主張,成功招攬到擁有共同理念的設計師加入成為Swedish Ninja:居於瑞典城市馬模Malmö的設計師Petra Lilja,用一個波波加七彩半月設計就製成C.LAMP,用簡單的幾何線條加七彩顏色就令C.LAMP非常好玩。Eye Candy茶几七彩檯桌面其實是100%再生塑料手工製成,完全手工壓製。整個檯面既是用100%回收物料造,亦是100%可循環再用的。環保同樣是北歐價值,不過Swedish Ninja來得更加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