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ie Law:愛上中東歐藝術的歷程

Category: +852 · Art · Culture · Museums
Author:

香港企業家羅君兒 (Queenie Rosita Law)近日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創辦了非牟利展覽空間 Q Contemporary,數日前更終於舉行了開幕展覽。機構的立成莫過於為普羅大眾提供探索和認識中東歐藝術的國際平台。筆者是次適逢機構開幕,有幸與Queenie 對談,了解她創辦藝術機構的願景和與中東歐藝術的不解之緣。

為什麼對中東歐藝術情有獨鍾?這種藝術派系存有怎樣的歷史意義?

我在中東歐旅行時感受和觀察到來自該地區的藝術家的真摯表達和熱情,從此愛上了那裡的藝術。我隨後開始拜訪區內的各個國家,認識藝術家和參觀他們的工作室;他們的奮鬥和才華啟發了我,我倏然發現中東歐並沒有一個空間讓觀眾欣賞來自這個區域的藝術品。這成為我於2017年創辦Q Contemporary 的契機。從那時開始,我和團隊一直致力進行藝術研究、建立收藏、策劃展覽和尋找協作機會。

我一直喜歡探索未知的領域,而在中東歐還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讓我感動。四五年前,當我選擇以匈牙利作為整個中東歐地區的第一站時,我參觀了幾位藝術家的工作室並發現了他們的才能。我一直有先入之見,以為他們的藝術必定是政治性的。然而恰恰相反,我覺得他們的創作過程很新鮮,便開始在過去幾年間探索中東歐的每個國家,對我來說能夠發掘這區域的藝術是非常上癮的。我們機構支持的中東歐藝術家來自十七個中東歐國家包括匈牙利、羅馬尼亞、塞爾維亞、捷克共和國等等。

中東歐國家有著悠久的文化歷史。因此,區域中的當代藝術及其產生的論述承載著幾代人的思想和遺產,這亦反映出為什麼我們可以在同一國家的藝術家之間找到一些共同點。例如,在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我們可以找到創作觀念藝術的藝術家;在克羅地亞和前南斯拉夫國家,藝術家在個人層面以及集體層面實踐達達主義與觀念藝術的結合。在羅馬尼亞,你可以看到很多藝術家在練習繪畫,尤其是在克魯日畫派中的具象繪畫風格;在波蘭,藝術家們仍然以於匈牙利看到的方式繼承幾何學的傳統,但兩者的根源略有不同。

為什麼你特意選擇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創辦Q Contemporary,而非其他中東歐城市?

我選擇布達佩斯是因為策略性來說是一個最佳不過的地點,布達佩斯是被認為中東歐的重要樞紐。

你如何找到興建Q Contemporary的大樓?這棟建築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文化意義?

我那時候見到這棟美麗的十九世紀建築時簡直是一見鍾情,我為大樓能夠成為Q Contemporary 的選址感到無比幸運。建築剛好位於布達佩斯最富盛名的林蔭大道 Andrassy Avenue上。

你為什麼選擇Q Contemporary 以非牟利機構而非商業模式運作?

我熱愛藝術和發掘藝術家。在布達佩斯裡,我一直希望創造一個能夠集合所有藝術家的空間。當我到訪地域中的不同國家的時候,我發現每個國家各自培育藝術家,但可能因為我是局外人,我便萌生一個匯聚中東歐藝術的想法。

你希望透過Q Contemporary 實現什麼願景?

我希望Q Contemporary 成為在布達佩斯和中東歐地區欣賞中東歐藝術的必去之地。要實現這樣的宏達理念,我們需要與匈牙利和地區中國年的其他機構和基金會緊密合作,故此我們的首個展覽決定促成與Leopold Bloom Art Award的合作機會。

可以簡單介紹機構首個展覽’XY_now, Q_now’嗎?

XY_now, Q_now 是我們美術館的開幕展覽,項目展出了十七位來自中東歐地域的X 和 Y時代藝術家的標誌性作品,而且大部分的展出作品也能夠充分反映Q Contemporary的收藏。我很高興能夠在國際平台上支持和推廣這些有才華的藝術家。

在未來的日子你會有計畫為亞洲和中東歐建立協作的橋樑嗎?

「在過去四年籌備Q Contemporary的日子,我遇見了無數的藝術家並擺放了他們的工作室。我意會到雖然他們都充滿才華,但可惜的是遇不上機遇。來自中東歐的藝術家在區域中辦過卓越的展覽和得到區域性的認同,但是在歐洲以外的地域則從未被伯樂發掘。所以,我的答案是『會』,將中東歐藝術家帶到亞洲從來都在我的腦海中。例如,今年初我與K11 Art Foundation合作,共同舉辦了名為 “Tracing the Fragments” 的聯展, 在香港展出總共二十件的中東歐藝術品,以及數件出自非凡的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教育項目方面,我們曾與佳士得教育部門、巴塞爾藝術展、亞洲協會和Para Site 舉辦不同關於中東歐藝術的展覽導賞和對談。能夠與K11 Art Foundation一同於香港舉辦展覽我感到無比快樂,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為國際觀眾帶來充滿潛能的中東歐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