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爾斯醫院尋希望——攝影師陳的

Category: +852 · Photography
Author:

1984年啟用的威爾斯親王醫院職員宿舍現正進行拆卸,2018年春天,醫院傳訊部邀請攝影師陳的,留下拆卸前的狀態。陳的對威院的情緒是複雜的,從小就不時出入醫院大門,皆因身邊不少親友都在該處離世。那個暑假,他首次用相機紀錄這個熟悉之地,也邀請醫生和護士重演過往的日常場景,發覺大樓除了用作宿舍,也有辦公室、老人院,以及產科學校。

他曾經說過,大多作品都存在自己的恐懼,而如果並非完成了圍繞人體解剖標本的作品《The Trek》,也許這次的狀態會比較波動:「看過大體老師再去醫院,感覺不是很大。記得曾經問過教授,解剖過那麼多人到底有何分別,他說除了性別都分別不大,原來人很公平。」

拍攝前的資料搜集過程,他跟急症科主管在辦公室詳談,提及沙士期間那些不敢回家,於是選擇暫住宿舍的醫護人員。而他們聊天的辦公室下層,便是8A病房。2018年開始拍攝,人們似乎都忘了沙士的畫面,誰知道拍攝完成後沒大半年,更大型的一場世紀疫症到來,對陳的而言,也有諷刺之感:「沙士後我們對人保持了距離,現在人與人之間再次變得遙遠,又再次習慣避忌。」

避免沙士和威院劃上等號,陳的把相片裡的狀態拉長,時間線約是2003年的前後七、八年,以作品提醒我們別忘了當年和現在都正在付出的人們,也別忘了要心存希望。這種為作品注入希望的想法,是近四、五年才開始萌生,他曾看過翁子光導演關於《踏血尋梅》的訪問,當中說到郭富城的角色是虛構的,只為了帶來力量和信念:「有張是隧道裡的男、女護士,我個人為二人安放了情侶或夫妻的角色,他們可能來自不同部門,只可以在這時間相遇,給予一個關懷。醫院給我的感覺孤獨,但我想有個出口,醫院這個地方無論多差、多絕望,其實也會有出路。」

陳的 (Instagram:@chandickhk)

靜物及建築攝影師,因為一項畢業功課而開始接觸攝影。個人創作項目涉獵不同社會議題,先後九度舉行個人攝影展覽。他著迷於簡潔構圖,作品總是表現出介乎真實與虛幻之間的曖昧不明。

代表作《柴灣消防局》系列分別獲得東京國際攝影大賽的藝術攝影集首獎等,其後亦收藏於香港文化博物館和日本奈良美術館。2018年與香港大學醫學院合作,以美學角度拍攝人體標本,並出版藝術攝影集《探 The Trek》,得到國際攝影大獎 (IPA) 的書籍類全場第三獎,及東京國際攝影大賽 (TIFA) 金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