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ana 色彩力

Category: Art · Design
Author:

如果香港男性穿戴大多是黑白灰深藍為主,筆者可算是一個稱職的發老姣。圍繞自己的身外物,通常都是紅綠橙紫,難得的是,經算命先生批過,都叫筆者多穿紅綠橙紫。反正自己整個衣櫃都是紅綠橙紫,筆者就從容順應天命繼續發老姣!老姣發得久,開始對顏色更有要求。例如紅絕不可是china red,而是要好像外國教堂座位上看到,暗中帶亮的紫紅;又或西藏喇嘛紅袍上那種有層次的深紅。橙當然不要新奇士橙,而是混集了咖啡色的burnt orange;綠就最好是moss green、啤酒樽bottle green。見到顏色寫red green blue yellow永遠不滿足,起碼是laurel green、yellow ochre、sunglow、raspberry、nutmeg方觸動到神經。

如果你既非光圈先決快門先決,而是跟發老姣筆者一樣是色彩先決,一定會迷上丹麥設計師Margrethe Odgaard。她有跟人合作設計家具,但家具設計非她本業,他由布料設計開始,不過更多人迷上她,因為她是色彩專家。

很多人以為,顏色之於設計,就係用pantone顏色卡對冧把咁簡單。你只要上網看看Margrethe Odgaard的日常工作,她在工場穿的那套沾滿油漆的暗紅色蛤乸衣、戴著那個綠帶灰防嘈音耳筒、剛剛染上深啡加深橙色的冰島羊毛、她案頭上油滿顏色(還要是自己調)的雪條棍、所有在她身邊出現過的顏色,只要是其能力範圍所及,總會令你一見難忘……如果你是顏色先決的人。

Margrethe Odgaard很紅,狂得獎,甚至是巨額獎金,很多品牌找她合作。不話最過癮是同鄉Montana,一個專門造組合櫃的丹麥品牌。為甚麼組合櫃會是最過癮合作項目?因為Montana的設計向來簡約,十年如一日,不會變亦不用變,加上櫃面積最大又最多平面,將Margrethe Odgaard的度身訂造的色彩放到最大,靚到
出神。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Montana

鍵盤≠鋼琴
先前提過所有出現在Margrethe Odgaard活動範圍的一事一物,顏色一定靚。究竟是攝影師功力太高還是Odgaard工作的地方光線太好?本業是布料設計師的Odgaard,手上有一個寶盒,內裡裝滿木製雪條棍。原來她建立了一套屬於她自己的色系,520條木製雪條棍上面,都是油上她親手調出來的顏色,這就是她的色票/顏色卡。作為一位色彩專家,案頭卻不見Pantone色票。Odgaard指出,Pantone色票當然是一流的色彩交流工具,但在質感上、色彩最細緻的部分上,仍是有所不及。 Pantone顏色系統就好像數碼鍵盤,準確又實用,不過鍵盤的音質根本無法與真正的鋼琴相比。所以她在木製雪條棍和紙上繪製了520種自己混合的顏色,作為個人顏色參考指數。因應不同項目,繼續開發新色。 Odgaard想要的色彩,不單跟視覺交流,反而想跟感官溝通。她覺得,如果顏色夠靚,你會有想吞下去的衝動……

日本感官世界
既然Margrethe Odgaard為色彩而活,她出國寫遊記當然不用文字。早在15年,她去日本短短兩星期,發現日本人用色之豐,令這位對色彩特別敏銳的人幾近hang機。於是她決定要好好紀錄日本人怎樣配搭顏色,那面牆、牆上的告示、掛在牆上的locker色澤是怎樣配搭。最後以三為單位,每三種顏色為一組,令撞色變成和弦一樣,記錄日本人在日常生活怎樣撞色。Odgaard發現,日本人對光線以及自然景觀都有深入認識,觀察入微,懂得用上好多單獨看來好曖昧的色彩來配搭。這就是她首本色彩日記,精美到出版社要推出市面。之後到摩洛哥,當然是另一個世界,太陽好烈地上泥土好紅,所有色彩都是暖色系,會義無反顧咖啡色加深啡色再加更深咖啡色,令這個顏色開天眼的北歐人幾乎透不過氣。完成多本色彩日記之後,Odgaard驚覺,為甚麼不記綠自己的土地?於是,她用三年時間製作《Shades of Light》(An incomplete range of colours from a culture of slow and hesitant light),這本書好科學地記錄276種北歐色彩,她既會在下雪時在戶外記綠大地色彩變化,同時又會在studio不斷觀察光線變化如何影響色彩觀感。不過這本書不是Margrethe Odgaard的北歐色彩索引Pantone,反而顏色旁邊附注的都是設計師對這些顏色的感性聯想。她一方面去專門研究顏色的學院修讀相關科學,不過最後卻希望藉著色彩,喚醒你的感知。始於物理,終於感性。

組合櫃與紅菜頭
丹麥Montana於82年成立,至今仍是一盤家族生意。Peter Lassen設計了一套極簡約的組合櫃模組系統,可以對應不同環境,砌出不同儲物櫃儲物架,一賣四十年。現在Montana由第二代Joakim Lassen主理,不過品牌有個傳統,就是每八年更新一次顏色,今次找來同鄉Margrethe Odgaard設計全新色系。Odgaard為Montana調出30種新色彩,靈感來自我們與天然物料(如木材、石材、皮革和織物)的深厚關係。Odgaard向來以布料創作,這次要將顏色轉化到家具上面,原來經過大量工夫。跟不同化學工程師合作,令到色澤在不同光源之下都要表現穩定之外,Montana更是一所良心企業,他們是丹麥第一家獲得官方歐盟生態標籤的公司,所以今次開發新色調,全部要符合嚴格的歐洲環保標準,噴上的漆油既要無公害,通過不同光射照射測試,最重要的,是過到Odgaard一雙法眼。幸好,Montana跟Odgaard都是希望製作人性化的色調。如前所述,他們哪會滿足於機械化又單調的紅橙黃綠?例如老父Peter Lassen要求開發一種叫紅菜頭的顏色,它比調色板的Rosehip色略冷和顯得更有內涵。此外,其他顏色都與我們感官知覺有關,有Truffle松露、Pomelo柚子、Chamomile洋甘菊、Oyster生蠔、Mushroom蘑菇及Pine松樹等。這些顏色來自大家熟悉的自然產物,我們對這些事物的認知與回憶,都會牽動情緒。調色師要做的,就是家具當畫板,用色彩扭轉心情。Odgaard覺得,最重要的是顏色如何與其他感官連結,如香氣、味道和觸感。如果顏色能夠撫慰人心,喚起令人愉悅的記憶,你會更樂意安坐家中。

顏色先決
Margrethe Odgaard於哥本哈根皇家丹麥美術學院畢業,又到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修讀顏色相關課程。根據美國色彩研究所的數據,我們感知一件事物的時間原來不到90秒,其中62-90%的評估,都是僅靠色彩進行。顏色先決這件事其實有根有據。不過這些影響,往往在我們不自覺之下發生,令大部份人對色彩力掉以輕心。Margrethe Odgaard記得自己剛畢業時,有個周五晚跟朋友去酒吧飲酒作樂,酒酣耳熱就到室外抖抖氣。當時有位年長紳士就坐在長櫈另一邊,彼此開始聊天。Odgaard介紹自己從事布料設計,老先生就謙稱自己是家小型家具公司老闆。當然,那位老先生就是Montana的Peter Lassen。他們討論了色彩在設計中何等重要,自那天起,Odgaard就幻想跟Montana合作。老先生在80年代創立Montana時,就是將色彩帶入屋的先驅,因為當時所有丹麥家具只有原木色。四十年後,Odgaard為Montana調的新色調,與我們在室內裝飾中使用的天然材料具有同一DNA,同時又與其他顏色保持協調。除了30種新顏色之外,還有6種新的紋理,從非常光滑到粗糙,都會令顏色更有觸感。 Odgaard製定顏色時,刻意避過所有潮流元素,因為她覺得這些家具不是時裝,往往一用幾十年。在室偶設計世界,許多人傾向於堅持「中性和安全」的色調,Odgaard則覺得,最大滿足,往往是逃離Comfort Zone方可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