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比黃謙智更懂得垃圾

Category: Design
Author:

由台灣建築師Arthur Huang(黃謙智)於2005年創立的MINIWIZ(小智研發),近年完成了不少upcycling的建築項目,每次的創意和技術都是超乎想像。他曾收集150萬個塑料瓶,為台北花博會建造出「遠東環生方舟」。亦曾將大量的廢棄煙蒂製作成空氣淨化器,而煙蒂中不能回收的廢料則壓成板材,做成桌椅。MINIWIZ與Nike亦合作過不少環保項目,例如東京NikeLab MA5旗艦店內的磚牆,便是由舊鞋經處理後製成的。也試過將回收紙盒和咖啡杯製成環保PP材料,設計成Air Max 1 Ultra 2.0球鞋鞋盒,其作品近乎藝術與技術之結合。

將回收紙盒和咖啡杯製成環保PP材料,設計成Air Max 1 Ultra 2.0球鞋鞋盒。
東京NikeLab MA5旗艦店

今年,Nike迎來品牌至今可持續性最高的鞋款之一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其再生材料的重量佔比至少達到50%。與此同時,Nike再次與Arthur合作,推出以此鞋款Move to Zero為主題的服飾。我們找來MINIWIZ的創辦人Arthur Huang聊聊,分享環保永無止盡的創意和可能性。

Nike可持續性最高的鞋款之一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再生材料的重量佔比至少達到50%
Nike與Arthur合作,推出以Move to Zero為主題的服飾。
MINIWIZ(小智研發)創辦人Arthur Huang(黃謙智)
  1. MINIWIZ(小智研發)主要是做些什麼?

「成立MINIWIZ是我讀大學的時候,當時有很多fast fashion公司成立,這是全球最大的污染,因為fast fashion便宜得讓人可以隨時丟棄。20年前,我們就決定想辦法扭轉這種消費模式,把一次性消費的材料變成功能性的永久材料。大部分運動品牌的合作對象都是時尚品牌,因為他們懂得如何設計得好看,但卻不知道如何利用回收材料。MINIWIZ有一個強項,就是把金屬、玻璃和塑膠等消費垃圾,變成建築材料。」

  1. 當年「遠東環生方舟」是項怎樣的項目?

「很多年前,如果想做回收材料產品的話,基本上是買不到材料的,你只有一堆塑膠或玻璃垃圾,這是我們一直努力的。後來,市府和遠東集團想要宣傳回收這件事,當時由遠東集團贊助,市民可以拿20個塑料瓶換1瓶玻璃裝橄欖油。因此,我們總共收集了150萬個塑料瓶,做成9層高的房子。從鋼骨到全部面材都是回收材料,將其轉換成3D卡扣的空心磚,再建起一個建築物。那是一次結合了企業、市府和台灣市民的力量。」

由150萬個塑料瓶建成的「遠東環生方舟」
塑料瓶無需化學材料黏合,僅靠榫接技術進行組裝。
  1. 你的環保項目都是天馬行空的,例如塑膠瓶充氣轉運站、回收鞋子做的磚牆,甚至用煙頭製作大型空氣淨化器,你通常是如何構思出來的?

「每種材料都有其特性和用途,研發過程有趣的地方是,如何把原有的特性或沒有的特性強化出來。譬如你所說的煙頭製作空氣淨化器,對理科人來說並不特別,因為煙頭就是濾嘴,它本來就有很多小洞去吸附污染物,這是它本身的功能。如果我回把它的功能重新體現出來,它不就變成了空氣清新機。」

將回收煙頭製作成空氣淨化器
  1. 你認為台灣的環保意識如何?

「其實台灣的垃圾處理,從市民意識到市府的手段都很厲害。譬如禁用一次性消費,無論是膠吸管、紙吸管或紙杯都不可以用。如果其他國家要學習,政府應該要帶頭。」

  1. 你覺得有什麼環保措施適用於香港嗎?

「其實我們跟很多香港企業合作,例如我們正和香港購物中心以回收鋁材質所開發的建築外牆。還有與信和集團合作,將旗下酒店的棄置拖鞋、浴巾、床單,或員工的領帶和制服,變成酒店內的隔音板。這幾年,香港被金融公司帶著走,當你太看錢的時候,你就沒有照顧到環境和社會議題,而資源浪費也是人材浪費。香港有許多有想法的年青人,但被迫做無聊的工作,他們沒有一個公共議題,所以政府也想要創造公共議題來讓大家解決。」

  1. 環保項目總是難以普遍,例如成本過高、人民意識不足、政府工作不力等等,你認為該如何讓環保不只停留於議題表面?

「現在大家的迷思是,環保的東西那麼貴。我們要特別提醒,有求便有供。你喝水為什麼想買Evian?因為那是法國阿爾卑斯山,因為包裝、方便、有社會地位的感覺。買一樣東西完全是主觀的,你覺得Nike Vapormax 2020很貴,也是一個主觀的決定價值,而價值就是它整體的故事和體驗。」

  1. 你與Nike合作多年,有什麼特別印象深刻的嗎?

「印象最深刻的是曾與Nike CEO Mark Parker、設計師Tinker Hatfield和藤原浩在米蘭的合作,為Kobe 9 Elite Low HTM造勢。當時他們想做一個最輕的展覽館,我們先用回收材料做了一艘飛船,然後用Flyknit做一個網,用碳纖維組裝起來,然後靠9雙鞋子做基地,這個項目叫做Aero-Static Dome。最有趣的是我們用一部老舊的定格相機,曝光40秒,拍成一艘會發光的飛船。這項目每一個階段都在冒險,重點是Nike、藤原浩、Kobe都願意冒險。因為飛船下面會開千人派對,如果飛船掉下來的話,Nike會有多丟臉。現在回想還是會發麻,因為真的很難做。」

Nike Aero-Static Dome項目
  1. Nike在環保上有什麼用心之處?

「快時尚試圖讓你消費更多,我希望品牌能夠帶頭做第一個。快時尚要用最少的碳做產品,新產皮要想辦法把它回收回來,這才能夠自循環。對環境污染達至最少,而你可以繼續生存,這才是品牌應該做的。我覺得Nike在這方面做得最到位,而且力度最強,並且唯一敢用「trash」這個字連結品牌。我最討厭品牌在環保上作假,例如他們會說這些材料不會沖入海洋,讓人感覺這是海洋垃圾做的鞋子,這是欺騙消費者。Nike不是為了行銷或搶曝光率,他們是design lead,而不是marketing lead。」

穿者可透過鞋舌上的纜繩調整貼合度
按重量計約50%再生TPU鞋跟
  1. 對今次Nike的Vapormax 2020有什麼看法?

「首先是鞋子拉緊和鬆開的方式,另外是最新的氣墊,有不同的扭力分佈,比之前進步了很多。以前的氣墊有些地方太硬或太軟,沒辦法在運動時各取所需,而這次靠是運動數據所得出的軟硬調整,我覺得非常有趣。另外,它讓大家看到了利用大量的回收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