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田守專訪:《龍與雀斑公主》是一部為年輕人打氣的作品

Category: Culture · Movie
Editor:

被譽為「日本新世代動畫大師」,細田守拍過《穿越時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戰》、《未來的未來》等,一直深耕細作,差不多每隔3年才出產一部作品,新作《龍與雀斑公主》像前作一樣進軍康城,入選康城影展「康城首映」單元,而日本累積票房突破61億日圓,成為他個人歷來最賣座電影。

《龍與雀斑公主》繼2009年《夏日大作戰》後,再度以網絡世界為故事舞台,亦是繼2006年的《穿越時空的少女》後,再次以女高中生為故事主角。

故事主角小鈴因目睹母親的死亡,心中留下不能磨滅的傷痛。機緣巧合下,她進入了被稱為「另一個現實」的網上虛擬世界「U」,在這個聚集了50億人的空間裡,找到勇氣和希望。

到底細田守為何「再戰」網絡世界?他在歐洲忙於工作期間,越洋開腔透露,這是一部為年輕人打氣的作品,讓大家明白除了現實外,還有多一個現實世界存在的,更特別祝願香港觀眾享受其中。

今次創作《龍與雀斑公主》的起點是甚麼?

我從以前就喜歡《美女與野獸》這部作品,覺得很有意思,特別是故事中兩個在不同地方、不同價值觀、甚麼都截然不同的人互相吸引。雖然《美女與野獸》是18世紀法國的童話故事,但目前為止也有不少改編作品,譬如1946年Jean Cocteau導演的版本、1991年迪士尼的動畫,我想墨西哥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導演的《忘形水》也是一個《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吧。所以,今次電影的起點可說是來自那部作品。

《美女與野獸》如何啟發變成2021年的《龍與雀斑公主》?

今次我想是定義《美女與野獸》的「美女」,在這個日漸變化的世界中,所指的是甚麼人的作品?到了18世紀中,女性仍然被視為封建社會中的附屬品?抑或是將力量緊握手中、得到自由的人?「美」持續有新定義,而我認為此刻的意義就包含在今次作品之中。

之前《夏日大作戰》也是有網絡世界的設定,今次《龍與雀斑公主》的想法又有何不同?

2009年《夏日大作戰》的〈OZ〉是一個集合了10億名用戶的虛擬世界,而現在單是Facebook已經有20億用戶了,比起虛構故事中的還要多呢!所以我今次將OZ進一步升級,成為史上最大、擁有多達50億用戶的網絡空間〈U〉,並以它為今次故事舞台。那是與現實世界有相同價值,而且愈來愈國際化的世界。

虛擬世界「U」的想法及設計從何而來?

今次不是將網絡世界具體化、視覺化之類般深入的電影。2000年開始,我便以網絡世界為作品的故事舞台,但目前現實世界和網絡世界的界限已經消失了。現在比較像是出現了另一個現實,而我們同時生活在兩個世界之中,當在現實世界覺得累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若然有多一、兩個類似現實世界的空間,也許會想要跳進去躲避一下呢,所以在設計另一個世界時,還是想要設計得愉快一點、讓人覺得興奮、又有點不可思議的樣子。

從想法到實踐,當中有何挑戰及趣事?

當我在網絡上尋找設計師時,遇到住在倫敦的Eric Wong。他是個非常有才能的男人,雖然他沒有做過電影相關的工作,卻完美地設計了非常出色的U的世界。其實網絡中有很多充滿才能的人,希望會有個契機讓人發現呢。

現實世界中的男女主角都是獨生子女,才形成一段兄妹與情侶間的關係,但「龍」就是一對兄弟被欺凌,兄長保護弟弟。對你來說,特別想探討獨生兒與兄弟姊妹的關係?

我住在一個很傳統的家庭,就在富山縣,地方比較古舊,而且父母都比較傳統,以致我與父母的關係比較疏離,不像現今的父母和子女般這麼親密,所以我沒有很開心、很幸福的童年。再加上,我讀的班級,只有我一人是獨子,所以經常被人欺負,亦只能夠妒忌同學。所以,過去不少電影都有關於妒忌兄弟姊妹的情節呢。

透過新作,有什麼說話特別給香港觀眾?

《龍與雀斑公主》是以現代的網絡為舞台,關於新世界的故事。除了現實外,還有多一個現實存在,也許這是世界中第一套如此直白說明的作品了吧?接下來,我們會進入同時生活在現實和網絡兩個世界的時代,這部作品就是在當中為年輕人打氣。希望香港觀眾能夠享受這部《龍與雀斑公主》。

《龍與雀斑公主》10月28日上映

與父親居住在高知縣農村的女高中生內藤鈴,年幼時最喜歡與母親一起唱歌。但在母親意外離世後,她亦將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某日鈴因好友邀請,登入集合了世界上超過50億人的網絡世界「U」。

現實中沒法再開口唱歌的鈴,在U以BELLE的身分,自然而然地演唱起來,更成為全世界最灸手可熱的歌姬。與此同時,狂妄粗暴的龍突然出現,並在U掀起騷亂,所有人急著追趕並揭開龍的神秘面紗…

電影找來京都創作歌手中村佳穗、佐藤健、成田凌、染谷將太、Tina Tamashiro 及作為YOASOBI主唱ikura為人認識的Lilas Ikuta等人聲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