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Q 畫廊與JOYCE:當東歐藝術遇上國際時裝

Category: Art · Fashion
Editor:

JOYCE由即日至11月18日在中環新世界大廈店舖與香港企業家羅君兒(Queenie Rosita Law)合作,展出來自塞爾維亞的抽象藝術家Djordje Ivačković從1980年代起創作的十幅油畫作品, 是次也是藝術家在亞洲的首個展覽。 適逢Queenie 將於下年一月在香港開設Double Q 畫廊前,《美紙》與Queenie和JOYCE的分區採購經理Judy Yau(丘浟),一同談及合作緣起、藝術與時裝、和畫廊來年的發展方針。

  • 可否告知我們的讀者是次藝術和時裝的合作的緣起?

Queenie和Judy:是次項目的促成源自我們倆之間的閒談,我們一人沈醉於藝術世界,另一人則在時裝界行走多年;雖然工作的產業不同,但我們都能夠在這差異尋找到共同語言和熱情。透過不同的交談,我們意會到人們熱愛藝術或時裝是因為它們都能夠喚起我們的情感。 在疫情期間,每個人都需要改變固有生活習慣和重新定位。人們因為開始長期逗留家中,與其繼續購買衣服裝身,他們都開始收藏藝術品裝飾家居。因為Double Q畫廊將於明年初開幕,我們都認為這是促成合作的最佳時機。

Installation at JOYCE. Courtesy of JOYCE and Double Q Gallery.
  • JOYCE是次怎樣以時裝策展與Double Q 畫廊帶來的 Djordje Ivačković 產生共鳴迴響?

Judy:JOYCE 和 Double Q 畫廊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氣質。從七十年代開始JOYCE一直致力發掘時裝界的人才,成為他們的伯樂,透過精細的策展為他們提供展出才華的平台。Double Q 畫廊亦如此,Queenie 這個項目以一臂之力帶中東歐地區中鮮為人知的藝術家到香港,推廣這縫隙市場給亞洲藏家和機構。

  • 你在Djordje的作品中有什麼特質吸引你,讓你和團隊決定在Double Q 畫廊代理他的藝術資產?

Queenie:我四年前在中東歐旅遊的時候已經在塞爾維亞留意他的作品,那時候我也在建立自己的藝術收藏。我一直都鍾愛他的作品並想分享我的發現和熱情。儘管他的作品被龐畢度中心等重要美術館收藏,國際藝術界並未對他的藝術實踐瞭如指掌,故此,我們決定透過 Double Q 畫廊作為他的亞洲區代理。Djordje 繪畫中充滿力度的筆觸和來自音樂的影響深深地打動我。他是在貝爾格勒爵士界別中的佼佼者,而他與爵士樂的聯繫則稱為他重要的創意基礎;我尤其深愛著他的作品中完美結合了建築學、爵士樂、藝術和巴黎與塞爾維亞之間的濃厚文化的元素。

Installation at JOYCE. Courtesy of JOYCE and Double Q Gallery.
  • 我留意到Djordje的六十年代作品深受亞洲哲學影響,而七十年代的作品則富有簡約主義的元素;是次與JOYCE的合作你決定展出藝術家八十年代的繪畫,這有沒有特別的考量?

Queenie:我挑選了Djordje十幅創作於八十年代的油畫。雖然我深愛著他不同年代的作品,但八十年代的繪畫必然是最精彩的,這是他的創意風格的高峰。對我來說,這些作品彷如一個大型管弦樂團,色彩和筆觸不單更大膽與富有層次,他所培養的手藝和經驗與JOYCE的特質不謀而合。Djordje早期的作品大多運用墨水和紙張,而在JOYCE與最新的時裝系列並列展出的多幅作品則充滿動感and here you see vibrant and confident oil on canvas in a range of sizes that’s suitable for different collectors. 觀眾務必在欣賞Djordje的作品的構圖時,不論是簡約的圖形或豐富的色彩運用,都可以感受它們與時裝設計的共鳴。

  • Double Q Gallery 將會為香港觀眾帶來怎樣的展覽與項目?

Queenie:我們的畫廊將於2022年初面世,當觀眾走進兩層樓高的空間時將會能夠欣賞來自歐洲和中東歐的新晉和知名藝術家。我們旨在讓藝術收藏更融入日常生活,亦希望培養新一代的藝術愛好者;故此我們會與不同同樣鼓勵藝術創意和獨創性的品牌合作,鼓勵大家透過嶄新角度享受藝術。畫廊將會讓觀眾成為伯樂,一同探索和頌揚藝術家們的才華。

  • JOYCE在是次合作中特別留意了哪些角度和構想?可否介紹一下是次系列中較為顯著的設計? 

Judy:我們重點留意設計師和其作品的意義,以及他們如何與JOYCE的信念棟樑呼應,包括創意(Creativity)、工藝(Craftsmanship)和關懷(Care)。Chopova Lowena是現在其中一位最具有創意的設計師,其特色莫過於完美地發揮「升級改造』(upcycle)的概念。Melitta Baumeister 在時裝中增添玩味,不斷打破衣裳剪裁與身體美學的固有框架。Dries Van Noten不只是在時裝產業中其中最受尊敬的設計師,也是其中一位與JOYCE最早合作的一員, 他的時裝秀都富有情感,有幾次看完他的系列後我都不禁感動落淚了。Thom Browne 和 Commes des Garçon 則一直舉行藝術性濃厚的時裝「表演」。Raf Simons、Miuccia Prada和Loewe 的 Jonathan Anderson 也在藝術範疇中涉獵創作靈感。

  • 在策劃項目的過程中,你們有否意會到藝術和時裝之間的相似之處?

Judy:有些人認為藝術和時裝都能夠以快捷的大量生產方式創造出來,這其實是莫大的誤會。設計與快速時裝截然不同的就是前者是蘊含了多年的訓練、研究和才華等精髓;時裝設計師需要大量時間和經驗使概念和設計變得具體化。不論繪畫或時裝設計我們都應該視它為創作,而非只是帆布上的筆觸或一塊布。

  • 你認為這種跨藝術產業的協作可以怎樣為創意產業產生良好作用?

Judy:我認為「藝術家」在現今世代已經沒有固有定義,只要他們都忠於自己的工藝,而作品都能夠喚起觀眾心中情感,他們都屬於藝術家這個範疇;故此,時裝設計師也是藝術家,他們創造的每一套衣裳都能夠被看作為藝術品;同樣地,插畫家和平面設計師也都如此。

Installation at JOYCE. Courtesy of JOYCE and Double Q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