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依德和羅漢圖:與香港藝術家沈璟的對話

Category: +852 · Art
Author: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在某個禮拜走進香港仔田灣的Empty Gallery,於漆黑一片中欣賞香港新興藝術家Henry (沈璟) 耐人尋味、猶如走進夢境的個人展覽《Vortices》(漩伏)。儘管年僅22歲,Henry 的創作靈感、用色技巧和題材均出乎地成熟有層次;筆者聞之,便立即聯絡畫廊,有望認識這位不多露面的年輕本地藝術家,深度了解他的創作歷程。

C:Cusson Cheng (美紙 Art Editor) ; H:Henry Shum (藝術家)

C:展覽的作品有部分的靈感來自夢境和意識流,你為什麼對這些概念有興趣?

H:展覽標題「漩伏」是一個比喻,是一個會無間斷吞噬面前一切的實體,包括消化我們日常生活的平面意象。「Vortices」亦源自「vortex」的古字,被哲學家用此描述現實如螺旋般的結構。我在讀大學的時候對精神分析 (Psychoanalysis) 尤其有興趣,特別是佛洛依德的「夢的解析」(The Intepretations of Dreams)。雖然作品並不是直接講述這些學術概念,但亦可以說是我創作過程的開端。

Dream Construction, 2020, Oil on canvas, 181.2 × 121.2 × 5.6 cm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C:某些作品亦挪用宗教氣息濃厚的符號,對你來說是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H:我創作作品時,重點歸於我使用的物料。油彩和其他混合媒材較難控制,故此我讓它們作為作品敘述的主要連結。某些作品所繪畫的宗教圖像可能與我文看過的化復興時期的經典作品和佛教羅漢圖有關。

Ancient of Days (Descending Elephant Fish), 2020, Oil on canvas, 201.2 × 133.2 × 5.6 cm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C:你與Empty Gallery 的創立人Stephen 怎樣相識?能夠在畫廊開設個人展覽有什麼感受?

H:三月的時候雖然我還在讀書,但因為疫情提早回港。不久後,畫廊總監 Alex 在Instagram 看到我的創作並與我聯絡,之後才正式與Stephen見面。我其實到現在也不敢想像自己能夠在Empty Gallery展出自己的作品,感覺不可思議。

C:有沒有什麼籌備個展的小趣事可以跟我們讀者分享?

H:坦白說,籌備這個展覽有莫名的壓力,因為沒想過剛畢業便有畫廊受邀;決定展期並選好作品後,因大部分畫作仍在英國,故此我必須快速安排運輸公司將作品送回香港。而且我亦為個展創作一系列新作,本身的體質在沒有充足睡眠的情況下容易不適,故此也在蠻辛苦的狀態下完成準備工作。

Before a Mirror, 2020, Oil on canvas, 41.2 × 31.2 × 5.6 cm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C:我知道Empty Gallery 在11月於會展的 Basel Spotlight 亦會展出你的作品,可以告訴讀者一些預告嗎?

H:在藝博會中畫廊會展出我一些大型畫作,並且少量紙上作品。每次我都務求自己創作不同題材的作品,所以觀眾會有另一番感受。


C:作為一位年輕藝術家,你在將來有什麼抱負?

H:我希望可以繼續試驗油彩和顏料,創作與眾不同的畫作;也想繼續專研各樣繪畫和影像的歷史,使自己的眼界和創作技巧不斷進步。

Memory of a Landscape, 2020, Oil on canvas, 41.2 × 31.2 × 5.6 cm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Empty Galler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Henry Shum: Vortices
沈璟:漩伏
展期:至11月21日
地址:香港田灣漁豐街3號大洋中心18及19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