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八度公演

Category: +852 · Culture
Author:

明明背後有「一舊飯團」,為何選擇以獨腳戲形式主演?
主題明明講「快樂」,但最後不少人竟是哭著離場?
明明七度公演後是個句號,為何在這個「不太快樂」的時勢宣布八度回歸?
我們有請自稱「沒資金、沒人脈、更沒明星」的編劇兼演員——林珍真,跟大家「離地」地說說快樂,也「貼地」地談談不快樂……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2012年,林珍真只有29歲,有股勁想在30歲前做點事,剛巧遇上一位同齡失戀姐妹,她怕自己沒能力再去愛。甚麼?29歲而已,單身就不能快樂了嗎?這觸發林珍真搞了一個分享活動,席間她以「快樂應該係點」為題完成了大約40分鐘的獨腳戲,成了《我們很快樂》的誕生契機。獨腳戲誕生,彭秀慧這樣評價:「前面站著這妹子,很似當年的我,沒有大想法,只想做點自己喜歡的事讓自己身邊的人快樂起來。《我們很快樂》很好看,很值得女生看,讓更多人快樂下去。」

問:在這個時勢說《我們很快樂》,是反諷、是鼓勵、還是黑色幽默?
答:聽起來的確有點奢侈。我也掙扎過在這個時候談「快樂」會否很離地,但最後還是覺得可以安慰到別人的話,便盡量去做好了……當我們宣布要rerun時,外間反應比想像中好(訪問當日剛宣布加開兩場),可能在這個時刻大家都需要一點comfort。

問:回想《我們很快樂》的初衷是甚麼?8年以來能保持到嗎?上一次公映是2019年,是因為這兩年香港發生了許多事,因而萌生再演的念頭?
答:2013年做這劇的初衷是想redefine快樂,一般人認為快樂是外在的、被動的,但其實我們可以主動地定義快樂。這個信念我從未變過。
之前的確想過不再rerun,但這兩年來大家對「快樂」的想像可能不同了,甚至是否有勇氣再追求「快樂」?所以本著「環境再壞,我們更需要想像和希望」的想法,就算是「離地」也選擇重演。當大家的無力感更強,當自己無法掌握到未來時,我更想把這個message重新提醒大家。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問:當初為甚麼選擇以難道極高的獨腳戲形式表演?
答:有很難嗎?哈哈哈。其實選獨腳戲是因為當初沒甚資源,當時我一個人想去做,又不想靠任何人,加上我說的是女人的故事,由一個人呈現可能更能加強孤獨感。

問:「一舊飯團」又是甚麼?跟「小薯茄」可有關係?
答:我們當然和「小薯茄」沒關係啦,除咗大家都是食物,另外我知麗英會來看我們的演出……「一舊飯團」是一班大家都有正職、覺得生活太枯燥太重覆、想透過藝術啟發大家的業餘藝術單位。當初幾個人平平無奇像一舊飯,於是成立了「咖喱菲都可以發夢」的「一舊飯團」。

問:再度公演會加入甚麼新元素或內容嗎?
答:早前我在書店舉辦了一個活動,大意是叫參與者在明信片上「跟快樂寫一句說話」。結果我發現答案分了兩批陣形,年紀較長的比較積極,認為就算快樂現時缺席,但總有一天會回來,也很願望幫年輕人尋回快樂;另一邊廂的年輕人則較悲觀,會質疑快樂會不會再次在自己身上出現。這次活動令我更有動力去做這次重演,暫時計劃會加一幕以現在角度看女主角。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問:早前你出版了《我們不快樂》實驗書,又舉行了《我們不快樂》故事創作工作坊,是想透過「不快樂」叫人重新審視「快樂」嗎?
答:是因為除了劇場外,我希望用其他不同方式,去表達追求快樂的主動性。參與這些工作坊的人,有很多根本不認識我,純粹被活動名稱吸引起來,之後透過活動和分享,讓心靈放鬆,經而編寫屬於自己的快樂之書。

問:劇中主角Noel Tsang生活講究,既傲慢又挑剔,致力傳授「快樂竅門」,是別人眼中的成功獨立女性。她是你的寫照嗎?還是香港大部分人的縮影?
答:Noel Tsang是很多女性的目標,她獨立、有內涵,是社會的成功象徵。我不會說自己是她的縮影,她太寂寞了,我不想,但某程度上我擁有她的獨立與高傲,哈。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問:八度公演是一種肯定,《我們很快樂》的成功之處是甚麼?它給你最大的得著是甚麼?
答:其實劇作很簡單很純粹,故事淡淡然的,甚至很多劇情都是expected,不過可能大家都有似曾相識的影子,所以才引發出共鳴。之前不少觀眾看完劇場哭著離場,我有認真想過原因,劇中兩大主旨「錯過」及「遺忘」都容易刺中人,例如女主角想到前男友要結婚,於是便強裝出強悍姿態,這是很多現代人都suffer的問題。有人會覺得這齣劇是一道藥,能醫治一些「成長令人遺忘」的人和事,我則認為香港人不是不愛反思,只是太少時間去想。而我只是透過這個劇推大家一把而已。
這齣劇讓我知道,只要肯為自己相信的事情努力,世界是會陪你一起去做的。

問:一路走來,快樂給你的定義有何不同?
答:以前是一個追求過程,how to擁有快樂。現在會覺得,只要你肯,就會擁有。也可以說是以前較著重物質,現在更追求心靈慰藉。

問:再走下去,你期望《我們很快樂》可去到多遠?
答:以前會以為「無人想睇就不再做」,但現在的心態是「可以做的話就繼續做下去」,縱然沒有太多人來看。有人問我會否想如《29+1》般把故事搬上電影大銀幕?我說不想,因為我還喜歡跟現場觀眾交流。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問:林珍真,你現在快樂嗎?我感到不快樂可以怎辦?看完《我們很快樂》會快樂一點嗎?
答:我這一刻是快樂的。因為我知道眼前的荒誕事物不是永恒的,外在環境不應該太影響我的快樂感覺。
如果你這一刻不快樂,看完《我們很快樂》也不會快樂的。相反很多觀眾看完會感到苦澀,因為劇目會提醒你很多被遺忘了的東西,最終希望你能面對反思,透過「尋找快樂的過程」,重新定義你的快樂。

問:林珍真,你為甚麼叫林珍真?
答:就是要提醒自己兩大做人原則:懂珍惜和保持真誠。這也是我創作的大目標、大原則。

林珍真曾於美國及澳洲主修表演,畢業回港後成立「一舊飯團」藝術創作單位,希望透過藝術、創作、製作,跟大家一同發掘生命裡被遺忘的美好。曾製作《米!發夢啦》音樂劇、《樂HUB》音樂會,以及《我們很快樂》女生獨腳戲。

女生獨腳戲《 我們很快樂 》

《我們很快樂》八度公演
編、導、演:林珍真
24-09-2021 (FRI) 8:00pm
25-09-2021 (SAT) 3:00 pm|8:00pm
26-09-2021 (SUN) 3:00 pm|8:00pm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280/ $190
訂票: https://bit.ly/2SxVkGX
詳情: https://www.riceballer.com/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