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tance Spry:用花藝開拓世界的前衛女性

Category: Culture · Design
Editor:

「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維持著內心的自然﹑快樂﹑巴洛克﹑裸露﹑樸素﹑狂野﹑大膽和保守。不停歇地持續學習,向每一種形式的美敞開心扉。」—— Constance Spry

傳奇的英國花藝設計師Constance Spry的作品,近年開始重現於大眾的眼前,原因除了女性地位有所提升這些「標配」設定外,她對鮮花的願景和生活方式似乎亦非常貼合我們這個時代。不僅是在保守多限制的維多利亞時代讓高麗菜和香芹(Parsley)也能活躍於鎂光燈下,更把鮮花作為設計元素帶入當年沉悶的設計氛圍,令貴族和平民能夠同樣擁抱大自然最輝煌的簡單美,感受到花藝的獨特浪漫魅力。

在當時相對守舊的年代,鮮花用於裝飾雖已有數百年的歷史,但直到19世紀,插花才成為可以購買的東西,而不是由女主人或她的園丁使用自家花園中的鮮花進行的活動。而在Spry進入商業花藝和花卉裝飾領域後,這些植物更反過來成為時尚界的主角之一。

她在早年的職業生涯中,已是一位十分「罕見」的職業女性,不僅曾在飛機生產部身居高位,更曾任日間補習學校的校長,但事業有成的她在41歲時毅然決定離開教育界,投身於畢生愛好之中。1929年,她開設第一家商店「Flower Decoration」,以創新想法對花藝界帶來了革命性的突破,幾乎在推出的瞬間便引起了Granada Cinemas的興趣,獲得定期訂單,更在Atkinsons的櫥窗中創造了精美的籬笆花,在時尚界引起了轟動。

Spry亦把「民主化」的概念活用於花藝上,將傳統花卉與一些「不尋常」和不受歡迎的植物(如羽衣甘藍和褪色柳)自由地拼湊在一起,打破某些植物無法登上檯面的宿命。她更在戲劇設計師Norman Wilkinson的鼓勵下,迅速展開她的設計生涯,先後受託為電影院和香水店製作鮮花,以各種葉子、漿果、種子、野生鐵線蓮和金色啤酒花與異國情調的蘭花混合,呈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層次感。

轉眼間,這位中年婦女便已不知不覺地活躍於各界的舞台上,從開設時尚花卉裝飾公司到成立花藝設計學校﹑推出個人書籍《Flower Decoration》,甚至家庭藝術寄宿學校亦緊隨其後。1937年,Spry受命為愛德華八世和Wallis Simpson這場不被世俗看好的婚禮佈置鮮花,從現在來看,她當年不在意社會爭議和反對的舉動的確成就了這段佳話。

不過,一向想法超前的她,在不被傳統思想局限的同時亦得到了傳統的賞識。Spry經常為國事訪問設計花卉裝飾,直到1953年更被要求為伊莉莎白二世女王的加冕典禮設計鮮花。她對花藝設計領域的影響之大,就算是現任國家花園計劃副主席Penny Snell仍不時回憶起作為她學生的時光,訴說著其於南奧德利街商店工作的魅力。

LFS董事總經理Wagner Kreusch

對於大眾來說,Spry一直是品味的仲裁者,熱衷於優雅和複雜卻不帶偏見,調度著社會的設計風格和口味,深受各行各界的人士欣賞。LFS董事總經理Wagner Kreusch提到她的作品放在今天仍然像以往一樣新鮮;而奢侈品花店Nikki Pierce和Patricia Easterbrook Roberts至今亦仍然以她作為設計的靈感來源。對於她自身來說,在享有盛譽和名聲的背後,她始終是一位教育家,更希望鼓勵人們嘗試從令人驚訝的普通材料中培養出獨特而不尋常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