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o離世——與Jeanne-Claude天國再創作

Category: Art · Design
Author:

生有時,死有時,當知道著名藝術組合Christo and Jeanne-Claude的Christo於5月31日與世長辭,與2009年離世的Jeanne-Claude在天國重聚再創作,還是有點惋惜。畢竟像這樣大規模又破格的作品,是如此前無古人,也未見後來者,只遺下未完成的凱旋門裝置藝術,成為最後的經典。

Christo (1935-2020)
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Christo原名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1935年生於保加利亞;1958年,他在巴黎結識了於摩洛哥出生的妻子Jeanne-Claude Denat de Guillebon,二人組成Christo and Jeanne-Claude開始共同創作,他們對藝術創作的熱情非比尋常的濃厚,在生的時候如要到外地工作,大多會選擇分開兩班飛機,即使其中一人因意外喪生,另外一人也可繼續創作,Jeanne-Claude於十一年前離世後,Christo仍馬不停蹄地創作,直至5月31日,留下原定於2021年包裹凱旋門的作品,作為最後之作,據說作品將如期展出,明年巴黎,一定人山人海了。

將凱旋門包裹的概念不是全新的,他們早於1962年就創作過《L’Arc de Triomphe, Wrapped》,不過事隔多年,肯定有另一番景象,可惜我們已無緣欣賞。

由於Christo and Jeanne-Claude的作品規模特大,也經常以世界各地的著名地標作為題材,不單帶來視覺上的震憾,也成為人類的一種共同體驗,與在美術館的作品不同。他們在創作的同時,亦會顧及可持續性,創作時使用的物料,全部拿去循環再用,絕不希望自己的藝術作品會成為地球的負累,同時也會將建築物還原,不對歷史造成任何破壞。

將德國國會大樓包裹的作品《Wrapped Reichstag, Berlin》非常經典,也包含政治意味,因國會大樓位於東西柏林交界。作品於七十年代蘊釀,終於要來到1995年,才能獲批實行。
The Iron Curtain, Rue Visconti, Paris》是他們的早期作品,利用89個油桶將巴黎一條窄巷堵塞,八個小時之後,因阻塞交通被拆毀,但已足見Christo and Jeanne-Claude思維如何破格。
Wrapped Coast》將澳洲悉尼海旁的山崖重重包裹,為期十星期,並動用了起過一百人參與製作。
1983年的作品《Wrapped Islands》,將佛羅里達州的幾個小島,用奪目的粉紅色布料包覆,十分搶眼。
2005年於紐約Central Park製作的《The Gates》,一改包裹手法,整整齊齊的放置了7,503個閘門,選用正方形布料目的是與紐約周圍的環境相映成趣。
2016年於意大利製作的《The Floating Piers》比前作更厲害,創作了的「浮島」讓人們隨意從岸邊走進湖中,製造前所未有的體驗。這是Jeanne-Claude離世後Chrito首個作品。
2018年於倫敦Serpentine Lake創作的《The London Mastaba》,運用7,506個特別製作的桶,砌出像金字塔的裝置浮在湖中,可見Christo的創作手法,一直隨著時代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