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 Hong Kong:香港藝術展和市場動向

Category: +852 · Art · Art Basel
Author:

Art Basel Hong Kong自疫情爆發後終於回歸,今年度有104間本地和國際畫廊參展,規模雖然比疫情前稍微縮小,但參展畫廊和藝術家一樣陣容鼎盛。在藝術展正式開始前,筆者特意訪問三間來自不同背景的畫廊創辦人或總監,包括Hauser & Wirth 的資深總監Fiona Römer、Almine Rech畫廊創辦人Almine Rech以及Flowers Gallery的常務董事Matthew Flowers,細聽他們選擇今年捲土重來,重新參加Art Basel Hong Kong 的背後原因,以及他們在香港或亞洲藝術市場中所看見的機遇。

Art Basel Hong Kong 能夠從2013年開始便立足於香港必有其因。問到藝術展對畫廊的重要性,各位總監和創辦人都一致認為這「中介者」(intermediary) 能夠為他們帶來拓展和培養與收藏家的關係。Flowers Gallery 常務董事Matthew Flowers說:「這是讓我們認識藝術家和同行,以及深度了解某些市場和機構的良機;藝術展亦能夠提供平台讓藝術家在沒有為完整的展覽創作作品的壓力下完成新作。當然,在藝術展中擁有展位能夠促進銷售作品的即時性,但也同時為畫廊建立更多重要的人脈和資源。」

另外,Hauser & Wirth 資深總監 Fiona Römer 指出實體藝術展的不可代替的地位:「實體藝術展並不能完全被網上博覽會 (Online Viewing Room) 代替,因為我們所做的都跟畫廊與藏家、策展人、藝術專業人士一對一交流和信任息息相關。我們為Art Basel Hong Kong 能夠成為自疫情爆發之後第一個實體藝術展感到興奮,期待再度與畫廊的朋友們、藏家們和藝術愛好者們建立和深化關係、促進交流、探索可能性。」

JTT, Becky Kolsrud, ‘Discoveries 2019.’
© Art Basel. Courtesy of Art Basel.

香港藝術展之所以成為在產業中其中最重要的平台莫過於因為國際收藏家的到臨。哪為什麼今年度Art Basel Hong Kong中的畫廊即使在全球疫情期間仍然決定參展呢?他們究竟確認了怎樣的機遇?Almine Rech畫廊創辦人Almine Rech告訴我:「我們的畫廊對亞太區的藝術市場和文化界別多年來都抱有信心,不論國際旅遊是否可行,我們依然能夠看到在Art Basel Hong Kong 參展能夠為我們帶來的良機,與本地藏家和觀眾聯繫。我們對香港的藝術市場和價值仍然抱有期望,並重視所有與區內的藏家、機構、媒體和大眾建立長久關係的每一個機會。」

Portrait of Almine Rech.
© Léa Crespi.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Fiona Römer 補充:「對我們來說,做藝術生意從來都不是一次性的,我們都與客戶們有深遠的關係,也對亞洲藝術市場有強大的信念。儘管國際藏家無法親身來臨著年度的藝術展,但這也為我們創造與本地藏家和觀眾連結的契機。同時,我們帶來的作品都能夠透過Art Basel的網上博覽會讓國際藏家瀏覽。我們的畫廊遍佈全球,促使團隊能夠與各地的重要藏家和藝術家保持聯繫,確保所有最新最熱切的訊息都能夠適時傳達。」

可見,香港在亞太區藝術市場中仍然佔有顯赫地位。問到Matthew為何選擇在我城開拓畫廊第二個展覽空間,他告訴我:「我們在過去20年一直建立這地區的客戶群。至從2016年,我們便在香港設立辦公室好讓畫廊能夠與亞洲藏家進一步深化關係,並於2020年正式在上環東街開張畫廊空間。除了有香港畫廊總監Jonny Davies助我一臂之力,與世長辭的攝影師Michael Wolf亦是我的故友,至2010年便開始代理他的作品。Michael對我來說可看成為香港這個城市注入迷人動力,好讓我們決定需要在這裡拓展業務。」

值得慶祝的是,今年是Flowers Gallery首度參加Art Basel Hong Kong,畫廊特意為大家帶來香港藝術家(陳麗雲) Movana Chen的作品。「我們很興奮能夠讓香港觀眾感受陳麗雲的作品。我們從1973年到1990年末都有參加瑞士的Art Basel,而我們認為2021年是時候參加香港的藝術展,從長時間投資在數碼參與轉換到實體銷售。陳麗雲是一個講故事的藝術家,透過不同媒材例如以地圖、字典、繪畫編織而成的雕塑和參與性表演,訴說著各種情感和心理狀態。」

基於疫情的關係,藝術展都必須立即重振旗鼓,研究嶄新方法讓國際畫廊在不能國際旅遊的情況下成功參展;也因此Art Basel 推出「衛星展位」(Satellite Booth)。Almine Rech畫廊是其中一位參展商採用這個新嘗試,問到為什麼會對這嶄新策略有信心,Almine說:「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依然持續,所以我們在回歸到在較大型的真人集會的同時都必須設想創意的解決方法。我們都很期待下次能夠親身到香港參展,可是我很高興Art Basel推出『衛星展位』讓國際畫廊在複雜的旅遊限制和運輸的情況下使我們能夠順利參展。在未來我們需要思考如何使藝術界更有可持續性,和重新鑑定無間斷國際旅遊是否必需;可是無可否認真人互動是畫廊工作上的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即使今年Art Basel Hong Kong能夠以實體模式進行,網上和數碼推廣依然非常重要。哪畫廊如何在展覽策略方面加深虛擬觀眾聯繫?Fiona Römer透露Hauser & Wirth 畫廊的一些嶄新發展:「Hauser & Wirth 有自己內部的科技和研究團隊名為ArtLab,而在疫情開始蔓延全球之時我們成功推出HWVR,這是一個我們自從2019年為了提升內部展覽規劃、藝術展規劃和運輸的研究項目,務求減低畫廊的碳足跡和邀請藝術家共同使用。我們稱之為『智能生產力』(Intelligent Productivity);畫廊亦即將讓普羅大眾運用這個科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