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威廷 WEI-TING CHEN 我不想改變你

Category: +852 · Art
Author:
  • 個展
    《我不想改變你》:Gallery Ascend/香港,2021年
    《雨下》:家畫廊/台北,2021年
    《我曾經看過你》:GR Gallery/紐約,美國 ,2021年
    《一顆蘋果》:雷相畫廊/台北,2019年
    《局部的人》:松菸藝思空間/台北,2018年
    《偶發事件》:勤美誠品/台中,2018年
    《房間自白》:想貳藝術空間/桃園,2017年
    《遊夢》:小路上藝文空間/台北,2015年
    《漫夢》:1914華山藝文園區/台北,2015年
  • 獲獎
    2021年:東京藝術大學 Geidai Art Fes. 入選
    2016年:「台北詩歌節多元成詩徵件佳作〈一場雨〉」
    2014年:「入選 Gary Baseman 台北當代藝術館 作品徵選」
Firework, 2021.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n canvas, 110x140cm

「我想畫圖!」
當1991年出生於台灣台南的陳威廷,兒時在電視畫面看到一齣迪士尼卡通,便閃出這四個字的欲望,是為一種「熱」。

這種「熱」,跟日本評論家廚川白村所著的《苦悶的象徵》所形容的「熱」沒兩樣,是文學跟藝術兩種強大基礎力量碰撞所產生的苦惱,也是陳威廷的創作動機;他把創作過程形容為一種「停格」,就是純粹把當下發生的留存之一種行為。

Burn yourself and, 2021.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n canvas, 87.5×73.5cm

「繪畫是甚麼?」
這個問題不停縈繞陳威廷,對他而言創作是他跟世界對話的方式,他會運用大量兒時符號,不論是Terry Bear、古董玩具、樂園公仔、塗鴉描繪等表達,是以不少觀者都認為他的作品充滿Kidult況味。他不諱言,自己深受奈良美智的自畫像影響。

陳威廷的童年充滿卡通色彩,後來閱讀到羅蘭巴特的碎片概念,即是觀者藉著文字碎片拼組他的思考;受此啟發,他藉著寫詩、畫作化為生活一個個片段。他在輔仁大學修讀的,是中國文學學士,並透過詩文反映視覺跟故事的感知,以acrylic塑膠彩創製平面作品。

陳威廷之後在臺北市立大學修讀視覺藝術所碩士,出版過兩本《Room 913》以及《漫夢》圖文集,現在更負笈日本的東京藝術大學,於全球化藝術實踐學系大學院修讀碩士,期間參與過不少聯展,由2015年開始舉辦個人展覽,足跡遍布台灣、美國、日本等,現在籌備8月在香港舉行首個《我不想改變你》個展。可惜因為疫情關係,他未能現身這次香港個展,我們只好先跟他做個越洋訪問,談談這次展覽的創作歷程及期望。

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 2021.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il pastel on canvas, 227x182cm

兒時看的是甚麼卡通或漫畫,哪些影響你最大?最喜歡模仿繪畫的是甚麼?
童年時期常與阿公、阿嬤一起居住,大多時間我常看《Tom and Jerry(貓與老鼠)》、《Pingu(企鵝家族)》、《Pooh(小熊維尼)》等以動物為主的卡通。偶爾,我會按下停止按鈕,畫下當時對我而言重要的片段。對我,卡通角色以一種誇張化,超現實的表情與動作,不僅去性別化,具有擬人化,但又不會死亡,這些與現實的距離使我著迷。

你的畫作充滿卡通風格,為甚麼會選擇這類角色作為你的藝術創作重心?
卡通風格而言,是我繪畫行為中的一種呈現。在我早期的作品中,主要以泰迪熊表現悲劇,後來的主體也在這個過程中延伸,或許角色們從來不是我創造,而是他們來造訪我。

大學修讀中國文學,對你藝術創作有甚麼影響或幫助?
這個問題我最近剛好在思考。這個歷程讓我對於記錄有很重的成分,偶發事件、值得紀念的一個狀態,或是無意間看到的一個場景,都讓我想留下。不管是拍攝、筆記、詩文等方式,或許統稱為「書寫」。直覺性的記錄中,建構出我個人觀看跟思考的問題。

One day I will be, 2020.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n canvas, 29 x 35cm

前往日本學習、工作,對你的藝術創作有何影響?
在東京藝術大學的生活是充實的,總在幾周內要跟大家討論作品,分享個人的一些想法。這種對話中,不定時會加成出另一個可能,像是化學實驗。在創作作品時,通常是在嘗試媒材(註:構成美術作品的物質材料及用具)中,逐漸找到一個實踐的方式。在日本的時間,我幾乎都在思考作品表現的延伸。

如要把劃分階段,你的藝術作品可分為多少個時期?它們有甚麼不同特質?
目前對我,我覺得蠻難劃分階段,可能要過個幾十年會比較好發現一些。但每個作品的轉換間,媒材或者主題上,我一直都想要打破結構上的問題。可能會被誤會是某個劃分,但其實是我想破壞跟重組一些既定的我。

哪個藝術家或插畫師對你影響最深?
Rose Wylie、Mark Rothko以及Andre Butzer。藝術家對於形式的重建上,讓我思考繪畫的形式。所謂藝術的「符號」,其實並不是我創造甚麼,而是我想談的內容,表象的符號或者角色是我不樂於被誤解為個人特色。

Remember it and forget it, 2020.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n canvas, 122 x 156cm

你曾在台灣、中國、日本參與展覽,你覺得三地的藝術氛圍有何不同?各地愛好者又有分別嗎?
由於我做展覽時,習慣用詩文去敘述展覽主題。這促使觀展者,會在信息中表達自己看到的想法,這是我一直樂見的狀態。這或許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但我覺得思維作品的方式不同,就畫面或者文字的內容,有人會解讀,作品等於是脫離了我,而屬於當下這個人,這就夠了。

這次在香港舉行的展覽的主題是甚麼?有甚麼信息想跟香港人表達?
這次的展覽標題「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我不想改變你)。來自Damien Rice的同名歌曲,歌詞寫了情感的主動、被動關係。我認為套用於「面對」這個行為時,偶然跟必然的關係孰為如此。

再者,此次創作不少羊的作品。來自於我前幾年前在日本仙台時遇到的一隻羊,當時決定還要再次前往。然而,這幾年我一直沒機會去看那隻羊,而今年我在學校時,卻又遇到了羊。雖然不是同一隻羊,但卻像一場造訪。也許,生命不急於一刻,是時候就是那一天就發生了。

end of world, 2021. Acrylic, colored pencil on canvas, 110x140cm

展覽作品是2020及2021年的創作,畫中的角色有些在流淚,有些看來不太快樂,它們是否反映了你過去兩年的心理狀態?
我的作品圍繞著我寫的詩,與其說我在創作,不如偏向「書寫」。然而,我甚少書寫單純快樂的事物。對我而言,我們能夠感受到快樂,是因為感受過悲傷。近期面對一些死亡,不管是電視新聞裡,或個人周遭中,這些事件促使我書寫下來;可能那些流著眼淚的主體,仍不忘在嘴角微笑著面對,是我想要表達的
狀態。

陳威廷《我不想改變你》展覽
日期:8月2日至8月25日
時間:11am—7pm
地點:Gallery Ascend (8/F, The Arca, 43 Heung Yip Road, Wong Chuk Hang, Hong Kong.)
查詢:info@galleryascend.com

Gallery Ascend策展人筆華棋:
「世界是需要一些漂亮的東西,或是需要一些人去推介。」

筆華棋是這次「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展覽的策展人,究竟他是如何一步步由收藏家,走到策展人,再到畫廊營運呢?他說之所以成為收藏家,因為當他一個人在美國居住的時候,需要佈置家居,所以開始買畫、買一些可以掛牆的飾物。當時他留意的藝術家都是由潮流元素所衍生的,例如某大時裝或潮流品牌,曾跟藝術家合作過的。從美國回來後,他開始嘗試策展不同的項目,大部分都是在工業大廈舉辦。直到兩年前有機會策展Futura在香港首個正式大型展覽,自此開始營運自己的畫廊,他將會在八月於黃竹坑的The Arca酒店,開設屬於自己的畫廊Gallery Ascend。

Gallery Ascend策展人筆華棋

營運畫廊的理念是甚麼?
其實我覺得就好像經營一間時裝店,把一些你認為漂亮和市場會喜歡的產品,帶給顧客或收藏家認識。我覺得世界是需要一些漂亮的東西,或是需要一些人去推介。

你如何認識陳威廷?這次為何安排他的展覽?
我最初是在Instagram認識陳威廷,當時我在英國的一個好朋友的畫廊叫Moosey,幫陳威廷出了一個名叫「蠟燭狗」的印刷畫,就是一隻狗的頭上面有一支蠟燭。我覺得那個圖像很吸引我,是一個很有靈氣的圖像。後來我聯絡他提議不如一起在香港做一些項目。這次安排他的展覽,是因為我覺得在這段時間,大家都需要有一些開心的元素。基本上,每間畫廊的第一個展覽已斷定了大家怎樣看待它的定位。一開始我也有考慮過,用陳威廷的作品會否會讓人覺得有很多卡通的元素,但我看到威廷為這次展覽所創作的作品,風格上成熟了不少。

安排這次《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展覽遇上最大的困難是甚麼?
我想這次最大的困難和所有畫廊一樣,就是藝術家不能過來設置展覽。即使我們能發很多相片和影片給藝術家,但很遺憾,到展覽完結的那一天,他可能也沒有機會親身到場看到他在香港的首個個人展覽。但另一方面我覺得這個遺憾,或多年後在這個藝術家的創作生涯裡,會因為這個畫展而記得在這年世界所發生過的一些歷史性的事件。

你如何看香港當代藝術發展?期望畫廊能帶你走到多遠?
由第一年Art Basel到現在,我相信多了很多人會去藝術展和買藝術品。同時多了很多畫廊,亦多了很多品牌、不同的商業機構和商場都注入了藝術元素。香港不少畫廊都做得很好,例如Gallery Exit,新晉的JPS Gallery,Kevin Poon的 Woaw Gallery,是一個百花齊放的年代。我覺得現在的藝術圈子就好比八十年代的港產片黃金年代起飛,連茶水姨姨也可以買到三層樓。

我希望在亞洲不同的地方都會有Gallery Ascend,更希望有更多人知道,香港現在其實是全世界最矚目的藝術市場。我並不是希望畫廊能帶我走到國際,而是我能成為推動香港或亞洲藝術的一份子。

I don’t want to change You. Size : 14″ Medium : Resin
Price : USD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