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為何戴不了口罩?因為沒了耳朵

Category: +852 · Art · Culture
Author:

防疫之年,無人倖免,除了你和我,也包括名字響噹噹的畫家。

香港新晉水墨藝術家許開嬌(Angel),帶來全新展覽《瘋狂新世界》 。仍然是她一貫的藍白水墨風格,但對比過往筆下的小巴和蛋攤等香港產物,這次展覽中露面的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珍珠耳環上有個二維碼,如果它印刷得夠大,足以用手機掃一掃,立馬便送往「安心出行」的頁面,香港得很。

展覽場地不大,居然還設有拍照區。所說的是呈對立狀態的觀音作品,同樣名為《千手》,一方是用LED霓虹燈拼砌成的玩味風設置,中間預留了空間讓參與者站立拍照,一方是宣紙上以礦物顏料繪製的傳統觀音。信眾向觀音祈求之物各異,舊日也許求子、求財、求姻緣,當下也許求口罩、求消毒物品、求可以趕快去唱卡啦OK。「在這個瘋狂新世界裡,我們都要像千手觀音般有千手準備,甚至要使出三十六計。」在霓虹燈的《千手》裡,就有一隻手捧著溫度計,上面顯示著三十六。

新晉水墨藝術家許開嬌(Angel)

這年多的世界,也孕育出「香港的藍與白-疫情系列」。除了《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還有一眾畫家的面孔,包括達利、 Frida Kahlo 、畢家索和 Johannes Vermeer 等,部分成了一個小組,被 Facebook 、 WhatsApp 、 Instagram 和 Zoom 隔開,還戴著口罩,在保持社交距離下,仍尋求創作上的溝通和化學反應。四枚作品間,還有一面鏡子,戴著口罩的,還有你。

但唯獨梵高自在如昔,未見口罩,咬著煙斗吞雲吐霧,Angel 認為當中存在的解釋超過一個:「也許是因為他沒耳朵,根本佩戴不了口罩,於是我把平安包圍繞著梵高,只好祝福他健康平安。」

同一系列,還有掛在另一牆邊的,名為《雪糕車》。作品為這次的展覽而設,大館前身為舊中區警署,正進行展覽的房間,則原本為警員更衣室。作品中的雪糕車,由關公駕駛,而這位向來備受警隊推崇的神明,也負責擠著軟雪糕。要講解歷史,有時要來軟的,也要有點甜。

除了全新也貼時的作品,許開嬌標示性的青花陶瓷紙巾系列也是必然的存在。在早年她就獨愛這種軟硬的反差、虛實的模糊,紙巾和青花瓷的對立,在某一格紙巾上用傳統工筆技術留下細緻的筆觸,她總是覺得有趣極了。曾經分享過,有外國人把她的紙巾作品購入,也掛在洗手間裡,和真正的紙巾混作一團。後來,有到訪的朋友不慎撕走了作品來擦屁股。而當下的紙巾,也顯得更為珍貴。

許開嬌《瘋狂新世界》
日期:即日至 3 月 10 日
時 間 :上午 11 時至下午 7 時(逢星期一休息)
地 點 :中環荷李活道 10 號大館第 3 座 203 室 Touch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