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Pen So 畫筆決戰推土機

Category: +852 · Video
Author:

有一次經過新填地街, Pen So Case 遇上一棟很合眼緣的舊建築,是粉紅色外牆的弧形唐樓,於是決定作畫。數月後卻換上一片墨綠,他事前對清拆毫不知情:「那刻才知道要和發展趕速度,但畫畫永遠不會趕得上。後來我得到一個指標,只要窗邊沒人在曬衣服,就知道樓宇準備要被收回。」 分析過日本和倫敦的保育方案,他再次確定自己是百份百偏向保育的人,無論是以畫筆記錄著現有舊建築,或是重現已拆卸的城市街景,也是他獨有的保育方式:「堅持背後理念是我做設計的命題,我深信想法大於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