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名牌絲帶創作 藝術家Noémie Chaillet-Piquand:奢華與生活有緊密聯繫

我喜歡用名牌絲帶創作,這是我回應社會上不同問題的方法。

Noémie Chaillet-Piquand

Noémie Chaillet-Piquand,這個名字大概你不會太熟悉,看到她的作品卻會認得,絲帶上的每一個品牌:「我喜歡用名牌絲帶創作,這是我回應社會上不同問題的方法。」Hermès的馬車、Chanel的雙C、Gucci的紅綠配色,她將這些象徵奢華的絲帶包裹著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事物,那種充滿吊詭落差的對比,實在讓人充滿問號。Noémie卻笑說:「這就是我向社會、向觀眾發問的方法。」在十二月到一月,她受JOYCE Boutique邀請來港展出作品,並將於巴黎JOYCE Gallery舉辦展覽,《美紙》與她進行了一場有關藝術、時尚和生活的對話。

法國藝術家Noémie Chaillet-Piquand戴著「包裝」的Hermès「墨鏡」。(攝影:Bowy)

利用絲帶創作,源自Noémie與時裝的強烈聯繫,她曾經加入Hermès長達七年,期間為品牌設計第一雙球鞋;離開後先後加入L’Oréal和Dior,遊走在奢華美學的世界。原來在此之前,她從小已浸淫在時尚氣氛中長大:「我母親曾經當過Hermès的裁縫,手工是全對人最精湛的,可以說,時裝就是我創作的根。」以至及後專注藝術,她依然深受時尚的影響。但話雖如此,她卻依然有其藝術家個性:「我想隨心所欲不用注意潮流、不用在意薪水,不為物質而創作。而用絲帶以包裹禮物的方式創作,便是我表達自己,並向社會、向觀眾發問方法。」

這種手法看起來簡單,其實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要將物件包得好,要將其完全裹住卻不會突兀,其實需要高度專注和細心,尤其曲線和菱角較多的物件,需要花的心機更多。」想那隻Hermès小馬,竟然足足花了兩個日夜的心機,那個裹著Chanel絲帶的Kelly Bag則需要更多時間。「那種專注讓整個創作過程昇華,甚至像一個自己當觀眾的表演。裹好的每一件作品,我總是第一個欣賞的人,感覺實在有趣。」

這枚Hermès小馬花了兩天兩夜的工夫包裹。(攝影:Bowy)

目前為止,Noémie已經裹了過千件不同種類的物品,當中包括餐具、桌椅、剪刀、針筒,以至耶穌受難像、手銬、手槍、美金、安全套等。生活化的事物固然與名牌絲帶對比甚大,但後者擁有強烈宗教、文化、政治意識的物件,卻引起不少人的遐想。Noémie回應:「我喜歡用絲帶創作,因為帶有『禮物』的意義;其實生活就是一份禮物,即使裡面所發生的事情有好有壞。每天打開新聞台翻開報紙,可怕的災禍或意外不絕於耳,我們必須承受並學會處理,這一系列在生活上的不如意——這才是我們的真是人生。」

包著Chanel絲帶的Kelly Bag本身已經充滿衝突幽默,這兩個奢華時裝品牌再遇上Supreme代表的「潮牌」、「街牌」氣質,又是另一種對比。(攝影:Bow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