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AYS】ALBER ELBAZ 法式時尚的最後標準答案

Category: Fashion
Author:

TEXT Dawn Hung PHOTO Courtesy of AZ Factory, Lanvin, H&M, Saint Laurent

COVID-19帶走不少人,包括時裝人,讓人明白到活在當下的重要性。一如撒手不久的Alber Elbaz,於2013年接受Vogue Voices訪問時說︰「Fashion is like a fruit, you couldn’t eat it the day before and you couldn’t eat the day after. It’s just about today. (時裝一如水果,不能早也不能遲,只限當下。)」要活得時尚,沒有比透過活在當下感受活著,更能體現時裝嘗味限期的精神。按同樣精神,與其回顧,不如前瞻,看看Alber Elbaz的離世,了解當下時裝界,欠缺了哪一片重要板塊。

造衫的能力
作為時裝人,深知享年59歲的Alber Elbaz名前能冠上不同標籤,以其各個品牌前主設計師的戰績,來表揚他別具起死回生的能力,如何令氣暮氣沉沉時裝品牌一洗頹風。平心而論,作為80後,要不是Alber Elbaz、Guy Laroche、Lanvin等名字都不知何時才能遇到另一個Alber Elbaz,重回大眾目光,令這些品牌能重拾,甚或是超越創辦人執掌時期的輝煌,為品牌增值。看似容易,但回首過去30年的女裝時裝品牌創意總監一職的音樂椅,除了Phoebe Philo為Céline所展開的光輝一頁,實在很難找到同一水平的設計師,具同樣高質、沒有捲入抄考之嫌、叫好同時叫座的品牌回春能力。特別,是造衫的能力。

Alber Elbaz的造衫能力當然了得,畢竟當年被Yves Saint Laurent親手欽點成為女裝主設計師,承繼衣缽。當然,並非造衫叻就可以。能做到起死回生兼叫好叫座,都要講命講彩數。Martin Margiela的Hermès設計一流,但當年沒有贏得掌聲,要在數年後辦回顧展才得到有理平反。Raf Simons筆下的Dior及CALVIN KLEIN 205W39NYC的設計亦不俗,但都沒有同等反彈的聲勢及銷量。天時地利聽來老土,卻切切實實是不可或缺的成功踏腳石。

但下筆時,自己卻不期然迴避「前Lanvin」、「前Guy Laroche」、「前Yves Saint Laurent」設計師/創意總監這些理所當然的標籤。寫這類回顧文字,描寫他是時裝界小數,擁抱女性主義而作品不失女性化的設計師,或他個人如比前特首曾蔭權更早用煲呔作為個人形象特徵;又或是各個時尚功積如他為Lanvin設計的色丁、絹紗與披口,與其性格同樣可愛幽默的筆下插圖,透徹了解女性所需並設計出耍家的cocktail dress、仙子式設計及斜肩露膊裙,便可以了事。但這些前設計師標籤,都不算是個人心目中最準繩的標籤。在這個網絡年代,生平與經典作品,大都能搜尋得到。反而下筆時,想寫的是在心底最快應聲彈出的關鍵字。

溫逸的Parisien Chic
第一個標籤,該是Parisien Chic。表面上Parisien Chic一字平平無奇,放在各個主理法國品牌的設計師亦看似理所當然。但他並非本土法國人而是生於摩洛哥(Morocco)的以色列人,卻能拿捏到比巴黎人更巴黎的法式設計。回看近年的Parisien Chic,都以Non-Chalant為基礎,有型,但冷漠,如Lemaire、近年的Hermès等。但Alber Elbaz為Lanvin所設計的Parisien Chic,則有大大不同,集Dreamy、Feminine、Elegant、Glamourous、Fun及Warmth於一身。Jacquemus的溫度及趣味近似,Karl Lagerfeld出手的Chanel有當中的Glamourous及Dreamy,但如Alber Elbaz集多者於一身的,實在少之又少,其他設計師點都係叫糊但爭少隻牌。在以靚得有型、時裝當盔甲為最大依歸的時裝界,用時裝拍一齣Rom-com,一向比拍有型的藝術片容易,仲要華麗得來而不浮誇,這種溫逸的Parisien Chic無出其右。法式時裝代表Yves Saint Laurent當年相中Alber Elbaz為頭馬,可見其眼光獨到。Alber Elbaz走了,感覺,就像身在香港,但沒有了Laudurée。

第二個標籤,與時裝無直接但有間接關係——開頭好命但急性爛尾。命運並無特別眷顧謙和大愛的他,為他搭好最應份最得體的下台階。2000年Kering Group前身Gucci Group收購Yves Saint Laurent,心雄的Tom Ford橫奪男女裝設計總監一職,一改Yves Saint Laurent親自欽點的頭馬,突然迫走主理男裝的Hedi Slimane及主理女裝的Alber Elbaz。2015年,在Lanvin工作了長達14年的Alber Elbaz與當時的品牌總裁王效蘭意見不合而被閃電式迫辭。兩段故事,或事故,反映了他不得善終的不得志,成為眾望所歸但無得留低的現身說法。Alber Elbaz人好,講大愛談夢想,是時裝設計師界的最佳友誼小姐,兩度下台均得到大量業內外人士及裁坊裁縫嬸嬸們戥佢唔抵,這種一面倒的集體婉息及示威屬時裝界少見。而最終極的,是今年才推出重出江湖的個人品牌AZ Factory,連個天都收回成命,因為COVID-19而突然離世。但假若有平行時空,Alber Elbaz能留在Yves Saint Laurent直到今時今日,設計該比現在的Saint Laurent更聖羅蘭。細看他短短的3個系列,像Lemaire及Nadège Vanhée-Cybulski時期的Hermès,亦像Stefano Pilati時期的Yves Saint Laurent。睇番,並不過時。

時尚交差社會實驗
第三個標籤,該是AZ Factory。 AZ Factory雖只有一季,亦有別於其他品牌,以時尚交差社會實驗為定位。要為他的告別作下定論言之尚早,但系列由他自己作主,該算是最能反映到Alber Elbaz心目中的理想時裝。Geoffrey Beene、Guy Laroche、Yves Saint Laurent及Lanvin的履歷,都是為其他品牌作嫁衣裳。自離開Lanvin後,Alber Elbaz無家可歸亦無工返。但不幸中的大幸,是在他雙失期間,除了與Converse、Frédéric Malle、LeSportsac、Tod’s等合作,亦做過不少Master Class及演講,留下了與其時裝作品同樣超卓的演講口才及幽默,大多能網上重溫,個人高度推介。在這個社交媒體當道的世代中,不少時裝設計師有極高曝光率,但Alber Elbaz是兼具曝光率、透明度及親和感的時裝設計師。看過他於2018年為Business of Fashion作的演講,談及不少個人視野,如視時裝為solving problems with a dream(用夢想解決問題)。談到自己的演講經驗時,亦講到wanted to teach but mostly to learn to try to understand what’s next(教學相長,參透未來),邊教邊學的活絡。自AZ Factory的首個系列,可以看到他如何實踐上述兩點。如關乎Body Positivity的MYBODY系列,解決日裝晚裝替換的SWITCHWEAR,有別於他為其他品牌效力的發展方向,以實驗性及解決生活難題為依歸為本,將Glamourous Parisien Chic與當下的社會問題接軌。

不少傳統時裝品牌,都正在面對找尋合適繼承人的難題。AZ Factory的去向未明,但Alber Elbaz的離世帶來的啟示是個人時裝設計師,在今時今日更難以獨立的方式及本錢,去發掘及培養自己的繼承人,如當年Dior有Yves Saint Laurent,又或是McQueen有Sarah Burton,都是與本尊合作良久的人才。可惜Alber Elbaz獨步江湖、正能量Parisien Chic未聞有後備或繼承者,失傳的不止是他的功架,而是買少見少、具親和力類別的Parisien Chic,是法式時尚的最後標準
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