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ART】奧斯卡最佳電影《上流寄生族》的美學重量

早前已獲得了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如今更成為了今屆奧斯卡金像獎的大贏家。電影勇奪「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四項大獎,亦成為首部贏得「最佳電影」的非英語電影。

創作了《綁架門口狗》、《殺人回憶》、《韓流怪嚇》、《末世列車》等多部經典韓片的著名導演奉俊昊一向擅寫小人物,這次以離奇荒誕的手法,精湛地描繪社會階級議題,展現了高超的執導技巧,反映出全球化後的貧富差距問題,獲得了國際觀眾的共鳴。而精準的攝影帶動了每個角色之間的關係,以及朴家豪宅與金家陋室的設計,可以說是電影取得大成功的關鍵。

美術團隊特意設計的大宅為戲中重點場景,也成了電影海報的背景。(《上流寄生族》海報)

奉俊昊與他長期合作的美術指導李河俊,為電影創造了寫實而不失美藝感覺的貧富美學。戲中重點場景,也是電影海報背景的豪宅,是團隊特意邀請一名優秀的建築師為電影而建造的,在隔間設計上,美指與建築師放棄了實際居住空間利用的布局,反而優先想像攝影機的拍攝角度。李河俊不單要呈現一幢視覺上相當高雅的建築,同時間這個場地也需要滿足攝影機的構圖、走位,以及人物角色需求。奉俊昊表示,今屆坎城評審團成員中,包括了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與Yorgos Lanthimos都誤以為片中的房子是真實現成場景,但實際上卻是由美術設計團隊用心打造的開放式戶外片廠。

朴家大宅設計圖。(網絡圖片)

空間感與樓梯為大宅室內設計的著眼點。(《上流寄生族》劇照)

導演曾於訪問透露,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其實是來自於他過去擔任家教的經驗。在任職家教的時候,親切的對待使他認真地覺得他就是那家庭的一份子,而他希望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一群並不想犯罪的人,進入一個家庭後因原始的生存慾望而變成了罪人。故事當中,宿主身上的寄生蟲不是單一的,奉俊昊特別著眼於固中細節:「我必須精心地設計這幢房子,它猶如片中的一個獨立宇宙。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團體都有一個空間讓他們可以滲透其中,而同時也有你不知道的神祕領域。因此,富的朴家、窮的金家與管家三組人,就在這個空間被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奉俊昊在撰寫劇本時,腦海經已有很明確的間隔概念,演員通過客廳到達花園,二樓從樓梯下來到達餐桌的路徑等等,透過思想中的路線,他與美指一同創造了一個具有層次的空間,讓角色能夠透過「路線」來表達窺探、躲藏等戲碼。同時,這些隔間來帶來的空間感,亦建立了角色之間關於監視與隱藏的相對關係。美指還為豪宅特別設計了一個結構比例,這個比例的寬度必須要比高度大,而能讓整間房子符合電影2.35:1的比例。

我必須精心地設計這幢房子,它猶如片中的一個獨立宇宙。

《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

大宅的間隔分明,擺設整齊,色調有致。(《上流寄生族》劇照)

見微知著,在光線捕捉與聲音設計上,也能反映出貧富差距。愈貧窮,能接收到的光線就愈少,相對地,愈富有,能擁抱的陽光自然愈多。如《末日列車》,後節低下階層的車廂幾乎沒有窗戶,一天中僅短時間可以看到窗外的世界。在《上流寄生族》所有戶外搭建的場景中,幾乎都用了自然採光。李河俊分享:「豪宅是一個室外的搭景,而過程中也考慮到太陽的位置。太陽的照射位置是我們找地點時最重要的一環,我們必須緊記拍攝時陽光是否能呈現理想效果,再搭配場景中所有窗戶的大小和位置。」

電影在拍攝上,並沒有分室內或室外,他們打造了一個完整的空間讓劇組進行拍攝。片中豪宅的前園在劇情的推展上佔有非常重要的戲份,而也是為甚麼必須真實建造這棟房子的原因,因為導演早已在腦中有演員之間的間隔分層概念。另外,奉俊昊在前園特別安排了不同時間與光線的場景,每一個場景都必須依照美術團隊的設計才能完成導演想達到的情緒。因直接採用自然光拍攝,所以布置上也有特別的細節,如豪宅客廳並沒有電視,在片中提到了這間房子的設計師表示,客廳是為了觀賞美麗的前院,所以美指同樣按照電影2.35:1的比例,建造了一個巨型落地玻璃窗。

除了高低與空間之別,兩個家庭的擺設也存在巨大差異:朴家豪宅擁有過分的空間,間隔鮮明,東西井然,顏色有致,與金家半地下室形成強烈的對比。再看雜亂的金家,環境飽和度低,狹小擁擠而沒有突出顏色,具有莫大的壓迫感。無需劇情交代,觀眾也自然可以理解兩家的狀況有著天地之差,做到以共存展現差異的核心思想。

李河俊又表示:「其實韓國是有類似朴家豪宅的真實房子的,但樓梯設計是敘事的要點,甚至可以說是不可缺少的配置,因此還是最好找一個地方創造符合導演心目中的建築物。另外在電影後段,主角一夥人在大雨之中一路往下的設計,也是導演刻意安排的,這也是「階梯」的重要性,水要一路的往下流,流到了金家的半地下室,造成具摧毀性的大水浸。」

大雨水浸一幕也是在片廠拍攝而成。(網絡圖片)

最後不得不提,廁所,可說是金家半地下室的標誌,在韓國有很多結構類似的房子,因廁所管線接近天花板,馬桶也就會在較高近地面的位置。隨著那場大雨淹水的戲,在地下室與一樓中間抽煙的鏡頭,也就象徵了在灰色地帶掙扎的低下階層,充滿電影語言力道。可見空前成功的背後,是龐大的美術團隊支撐了整個電影拍攝過程的圓滿結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