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投資:從藝術網拍程式看商機

談及藝術拍賣,總會想起蘇富比、佳士得等超級國際「大行」,幾乎壟斷了整個環球藝術市場的走向和趨勢;但對一般「平民百姓」而言,藝術拍賣遙不可及,遑論參與其中投資一二,全因拍賣天價總會設下高昂門檻,隔絕資金不足的人。

針對此種狀況,藝術界於兩年多前開始流行一種名為「藝術品分數擁有權」(fractional art ownership)的買賣模式:即藝術愛好者或投資者可透過藝廊購買藝術品的部分「股權」,藝廊轉售之時即能「分紅」。惟這種投資方式對不熟知藝術行情的入門者而言相對高風險,若轉售價格比藝廊估價低,投資者則會蝕本。因此這種藝術買賣模式,於國外逐漸凋零。

如今,香港藝壇卻有人將「藝術品分數擁有權」這種商業模式重新引進來,並在蒐購藝術品的過程中進行修改。「務求讓用戶能夠以小額資金體驗藝術投資,為藝術品拍賣市場引進迄今最安全的投資方式。」Epsilon ArtShare的介紹如是說。從藝術拍賣程式中看商機,似乎非常吸引,但事實是否如他們所述安全?藝術拍賣和投資平民化固然能擴大商機,但對香港藝術文化的圈子又是否好事?這些疑問將由程式創辦人Khaled Feki一一解答。

Epsilon ArtShare創辦人Khaled Feki。(攝影:添子)

解構藝術市場
「簡單而言,藝術市場分兩大部分:一手市場的模式著重發掘藝術家,將其作品推銷給藝術館或具有影響力的收藏家,國際藝廊如高古軒(Gagosian Gallery)、白立方(White Cube)等正是俵俵者;二手市場則著重藝術品的轉售,收藏家將在過程中獲利,這個市場部分則由大型拍賣行把持,如蘇富比(Sotheby’s)、佳士得(Christie’s)等。」

藝術市場競爭激烈,Khaled堅持創辦Epsilon ArtShare程式,全因看到美學投資平民化的商機:「很少人會說自己不喜歡藝術和美的東西,只是他們沒有機會去了解和吸收相關知識。透過這個程式,他們能夠以低價投資在藝術品上。很普遍的心態是,當你有部分資金投放在那件作品上——可能是一幅丁雄泉(Walasse Ting)的畫,也可能是犍陀羅國(Gandhara)的古董佛像——你自然而然就會有興趣了解它的故事、風格、創作背景。」

程式除了提供藝術品資訊,更重要是透過網路開放藝術市場,大大降低投資的門檻:「此舉其實與拍賣行的網絡拍賣異曲同工,它們會將一些入門級藝術或古董藏品放在網上,以較低的拍賣價格吸引更多潛在客人。根據估計,網拍參加者中大概會有10%會成為晚拍(evening auction,藏品價值更高的拍賣會)的座上客。只是程式進一步降低門檻,吸引大眾嘗試了解更多。」

程式中能清晰看見 藝術品的資訊,以及相關估價、已售出「股份」等等。(攝影:添子)
Epsilon ArtShare程式介面。(資料圖片,由Epsilon ArtShare提供)

如果我們從傳統拍賣會中購入藝術品,然後將最低成交價漲價百分之二十,這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Epsilon ArtShare創辦人Khaled Feki

硬撼傳統拍賣模式
拍賣固然講求美學,但說到底,藝術還是有價。傳統拍賣行之所以能夠屹立不倒多年,完全建基於穩固的商業模式:拍賣行提供專業鑑定及估價服務,遠播名聲吸引世界各地收藏家提供或收購各式各樣藝術品,它們則在其中收取佣金及手續費用。「因此,買家永遠要復出比拍賣價(Hammer Price)更高的價錢去買藏品,賣家亦只能在成交幾個月後,才能得到成交價的九成價錢。如果我們從傳統拍賣會中購入藝術品,然後將最低成交價漲價百分之二十,這根本沒有任何意義。」與其在固化的傳統市場花高價,Khaled選擇直接向收藏家埋手,為程式購入心宜而有市場潛力的藝術品:「運用藝術品『持份者』提供的流動資金,我們能用『現付現買』的優勢,吸引藏家以低於市價的價錢直接購入藝術品,然後設置估算成交價值為最低成交價。」如此一來,賣家能更快將藏品轉手,投資者亦能降低風險,雙方皆得到保障。

另外,傳統藝術拍賣會中,芸芸藝術品猶如各類型股票,市場價格隨收藏家的需求或追捧而浮動;美學準則同樣受地域限制,全因各國文化不盡相同,喜好的藝術家同樣也有所區別。如斯情況容易造成投機狀況,短時間內炙手可熱的藝術作品可能會急速掉價,成為曇花一現的「潮物」。「我們並不允許如此情況發生在我們的平台上,因此專家團隊都會嚴選每一件藝術品,務求它們都是『藍籌』,確保其價格不會因為地區或時間而大上大落。」若想透過程式購買Kaws、Jeff Koons等人的作品,恐怕也要鎩羽而歸。

法國畫家Balthus繪於1947年的作品《Street Scene》(Scène de rue)。(攝影:添子)
韓國當代畫家金准植(Kim Junsik)的作品,結合超現實主義與普普藝術,風格獨特。畫作於Epsilon ArtShare上架不足兩個月,已然售出。(攝影:添子)
兩世紀的犍陀羅國(Gandhara)的古董佛像,擁有逾兩千多年歷史。(攝影:添子)
Epsilon ArtShare的佳釀酒藏同樣豐富。(攝影:添子)

收藏是件美好的事
當然,在Khaled眼中,藝術收藏本身就是件美好的事情。「從來我都鼓勵別人嘗試收藏,不論是藝術品、古玩還是烈酒——當你鍾情於某一種類的事物,你的生活就會圍繞著它而改變。你會做資料搜集、研究,認識不同的行內人和藏家,透過溝通和相互鑽研,從中學習到一般人不會知道的知識。」歸根結底,藝術之事關乎美學,估價能將其量化,卻不能代表創作背後的心血和意義。「程式固然牟利,卻也為了讓大眾多了解不同的藝術、古玩。」Khaled及其團隊更積極研發第二代程式,將文章、影片、不同的活動清單等上載,讓用戶知道更多有關美術和古董的資訊,並邀請藝術家、學者、收藏家等專業人士提供內容。商機以外,還是美學先行,才更見意義。

程式固然牟利,卻也為了讓大眾多了解不同的藝術、古玩。他們會從投資藝術中,學習到一般人不會知道的知識。

Epsilon ArtShare創辦人Khaled Feki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