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CTION】成交額再度破億!《水花》、《三十朵向日葵》以外,更深入認識David Hockney

倫敦蘇富比(Sotheby’s)日前的當代藝術晚拍塵埃落定,由香港富商「大劉」劉鑾雄出售,出自著名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之手的名畫《水花》(The Splash)以2,411萬英磅成交,約為港幣2.426億,比「大劉」在2006年入手時升值近7.3倍,再度證明David Hockney無可比擬的藝術身價。

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網絡圖片)

單純論市場價值,David Hockney絕對是世上頭三位身價最高的藝術家。2018年,紐約佳士得(Christie’s)拍賣他的另一幅名作《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最終以9,031萬美元成交,折合約七億港幣,更打破當時世上「最貴在世藝術家作品」的成交紀錄。至2019年五月,Jeff Koons的《兔子》(Rabbit)以9,100萬美元成交,比David Hockney的作品「僅」多出70多萬美元,才讓他的身價排名「屈居」第二。論藝術層次,David Hockney更是當代藝術中的破格代表,自60年代起在芸芸眾多普普藝術家中脫穎而出,至2010年代依然醉心創作。他筆下的作品顏色鮮明歡快,無論構圖、用色、筆法,當年而言均為藝壇提供全新視野。

《水花》(The Splash)(David Hockney, 1966)

泳池的男性情慾

60、70年代正值Hockney的創作巔峰,在他移居洛杉磯後,波光粼粼的私人泳池成為他的靈感繆思。無論是成交破紀錄的《水花》和《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還是《彼得離開尼克的泳池》(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日光浴者》(Sunbather)、《潛水者》(A Diver)等,都以此為題材。對Hockney而言,在風光明媚的天使之城,泳池是一個承載同志慾望的秘密空間。畫中人皆是裸上身的男性,成為作畫者的凝視對象(gazed objects),當中不少作品更是由Hockney的前男友Peter Schlesinger擔任模特兒。而他筆下的水以不同層次的藍和扭曲的白色波紋營造水的動態,同時透露出若隱若現的男性胴體,這種別樹一格的曖昧氣息自然成為Hockney的標記性技巧。

《彼得離開尼克的泳池》(Peter Getting Out of Nick’s Pool)(David Hockney, 1966)

《日光浴者》(Sunbather)(David Hockney, 1966)


《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David Hockney, 1972)

《潛水者》(A Diver)(David Hockney, 1978)

雙人肖像的冷漠

在同一年代,Hockney亦創造了一種名為「雙人肖像」(Double Portrait)的作品構圖。與泳池作品大不相同,這一系列的雙人肖像予觀者強烈的距離感,即使主角們「同框」而立,雙方眼神依然沒有絲毫接觸,彷彿毫無情感聯繫。那種人與人之間的冷漠透過僵硬的表情、姿態,以及扁平、缺乏焦距的背景、飽和度低的用色營造,各方各面均看得出Hockney的細緻。畫中人不少更是當年藝術界鼎鼎大名的收藏家,包括Fred and Marcia Weisman夫婦、Henry Geldzahler、Christopher Scott等。要知道眼睛銳利的收藏家對藝術和畫作之要求何其高,他們都願意成為David Hockney筆下人物,足見畫家的厲害之處。

American Collectors (Fred and Marcia Weisman)(David Hockney, 1968)

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David Hockney, 1969)

My Parents(David Hockney, 1977)

我察覺到(iPad)這種科技為我們帶來的革命性影響。

David Hockney

將電子線條人性化

而至近十多年來,垂垂老矣的David Hockney雖然身體大不如前,卻依然鍾情以新科技和新手法作畫。其晚年創作回歸基本,不少畫作皆以他的故鄉約克郡的鄉野景色為主題。田野、森林、山道,一系列的油畫作品頗有印象派的風格。除了傳統的油畫寫生,他更於2009年起拿起iPad和iPhone,樂此不疲地創作出逾百幅電子畫作,從窗外景色到野外環境,他都一一紀錄。以往總覺得電子畫板的線條生硬無趣,卻沒想到在Hockney巧手下竟然充滿人性。他接受訪問時曾說:「我不是一個iPad藝術家,只是恰巧用了平板電腦來作畫而已——這只是媒介。但我察覺到,這種科技為我們帶來的革命性影響。」年逾80的藝術家依然活到老學到老,並將新元素加入創作,也不枉大師之名。

David Hockney與出版社Taschen推出一本名為《My Window》的藝術書籍,收錄了他以iPad繪畫的120張作品。(Taschen)

我總是為生病的朋友繪畫花卉。

David Hockney

《三十朵向日葵》(30 Sunflowers)(1996, David Hockney)

倫敦蘇富比拍賣《水花》以天價成交,自然實至名歸。但今年四月,香港蘇富比再有David Hockney的作品登上拍賣市場——其1996年創作的《三十朵向日葵》(30 Sunflowers),被蘇富比譽為「藝術家劃時代作品中最重要及具代表性的成熟傑作」。這幅作品不僅是向印象派名家梵高(Vincent van Gogh)致敬之作,更是Hockney呈現給生命的禮讚。在他90年代創作花卉系列期間,不少他身邊的朋友因病過世。他曾說過:「我總是為生病的朋友繪畫花卉。」而向日葵永朝旭日,也是希望的象徵。這份感性透過絢爛鮮明的選色呈現,畫中凋零的那朵向日葵則是Hockney對生命無常的唏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