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神邱比特:陰晴不定,卻純潔無暇

Category: Art
Author:

常說愛情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愛情一直是藝術家的繆思,它為創作者提供無限靈感,不論是甜蜜的、痛苦的,還是充滿嫉妒的,或者無私的。在古典藝術中,最常出現的愛情象徵,自然是背著白色翅膀的小天使小愛神邱比特(Cupid)。淘氣、貪玩、愛惡作劇都是他的寫照,但連小愛神也控制不了自己何時墮入愛河,可見愛情是何等陰晴不定。

愛情等於淘氣、貪玩、任性?

名畫《春》(Primavera)乃是與《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齊名的作品,同樣出自畫家Sandro Botticelli之手。畫作上方的小天使正是邱比特,正矇著眼舉弓欲射。(網絡圖片)

《瑪爾斯與維納斯》(Mars and Venus United by Love)(Paolo Veronese, mid 1570s)(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USA)

小愛神邱比特是羅馬神話中掌管愛情的神祀,多以頂著白色羽翼的小男孩形象出現,其父母是戰神瑪爾斯(Mars)和愛神維納斯(Venus)。亦有說邱比特源自希臘神話中的愛厄洛斯(Eros),同樣是掌管愛與慾望的神,只是他多以成年男子的外貌現身。相傳邱比特帶著一套擁有神力的弓箭,被金箭射中會墮入愛河,被鉛箭射中射中則會產生憎惡。我們常說「愛情是盲目的」,原來古典畫作中,早期的邱比特是矇著眼睛,射箭時隨心所欲毫無目標;如此神秘莫測的力量竟然沒有節制,理所當然在世上掀起不少風浪,甚至引起災禍。在神話中威武如太陽神阿波羅(Apollo),亦曾在邱比特的作弄下與愛人戴芙妮(Daphne)分離而傷痛欲絕!因此,在不同的油畫中,戰神父親或愛神母親懲罰邱比特的題材亦不罕見。

著名巴洛克時期名畫《阿波羅與戴芙妮》(Apollp and Daphne)是Nicolas Poussin之著名作品,紀錄了邱比特對太陽神阿波羅與河神之女戴芙妮的惡作劇。(網絡圖片)

《維納斯懲罰邱比特》(Venus Chastising Cupid)(Jan van Bijlert, 1628)(網絡圖片)

《瑪爾斯懲罰邱比特》(Mars Chastising Cupid)(Bartolomeo Manfredi, mid 1600s)(網絡圖片)

愛情大於理性思考

雖說維納斯同樣是掌管人間情愛的神祀,她卻沒有兒子邱比特讓人墮入愛河的能力,反而更側重於美麗之上,也象徵著希臘和羅馬人對女性的慾望和魅力的投射,卻也顯得表面。(當然,在西洋藝術史中的女性裸體,也是當時「男性凝視」(Male Gaze)的慾望載體,往後或可詳談。)而事實上,由一個小男孩掌管人間情愛,聽起來很不靠譜,卻很符合愛情的特性——非理性、隨心所欲、感覺先行。更重要是,孩子一向在古典文學和藝術當中象徵純潔。16世紀著名矯飾主義(Mannerism)畫家Francesco Parmigiano,其作品《削弓的愛神》(Cupid Making His Arch)便完全呈現如此意象。邱比特手持匕首削木製弓,孩童的臉上面露慧黠的表情,一隻腳踩在書本之上,隱喻愛情超越理性。諷刺地,在強調知識與理性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時期以及打後的工業年代,邱比特在油畫中出現的次數其實多不勝數。其中一幅由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創作的《抵禦愛神》(A Young Girl Defending against Eros),畫中少女舉起雙臂推開拿著金箭矢的愛厄洛斯/邱比特,臉上卻露出欲拒還迎的微笑。世人都道,人禽之辨在於懂得控制情感,但我們本能上對愛情的憧憬,還是難以抗拒的。

《削弓的愛神》(Cupid Making His Arch)(Parmigianino, early 1530s)(網絡圖片)

《抵禦愛情》(A Young Girl Defending Herself against Eros)(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1880s)(The J. Paul Getty Museum)

無人擋得住愛情,即使是愛神本身!

但最能凸顯愛情無常性質的,卻是小愛神邱比特本身自己墮入愛河!在羅馬神話中,邱比特的愛人是一個名為賽姬(Psyche)的絕色美女,本只是小國公主,卻因美貌而聞名於世。眾人皆想前往一睹美女風采,卻在無意間令維納斯的聖殿無人參拜。愛美神妒火中燒,決定派邱比特去捉弄賽姬,利用金箭的魔力讓她愛上世上最醜陋的男子。不料邱比特竟被賽姬的美貌擾亂心神,手指不小心被箭頭刺破,他從此愛上這美貌女子,不能自拔。

《賽姬接受邱比特的初吻》(Psyché et l’Amour)(François Gérard, 1789)(網絡圖片)

由巴洛克時期畫家Giuseppe Crespi繪畫的《邱比特與賽姬》(Cupid and Psyche),紀錄了賽姬在晚上拿著油燈偷看邱比特的情形。(網絡圖片)

《邱比特與賽姬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Cupid and Psyche)(François Boucher, 1744)

小愛神用計將賽姬騙到城堡裡居住,只跟她在黑夜間相見,並警戒她不能看到自己的模樣,避開母親維納斯的怒火。後來賽姬抵不住好奇心,在邱比特沉睡時拿油燈偷看他,卻無意間弄醒了他。怒不可遏的邱比特離開城堡,卻留下愛上小愛神的賽姬。後來兩人雖然遇上不少維納斯安排的苦難和痛楚,最終還是能夠在奧林匹斯山結婚,共諧連理。這個神話故事曾經被多個畫家繪成作品,其中一幅出自神聖羅馬帝國的宮廷畫師Bartholomäus Spranger,名為《Mercury Carrying Psyche to Mount Olympus》,畫的便是信使之神墨丘利(Mercury)將賽姬帶回神山,與邱比特成婚的情形。2017年,這幅畫在倫敦佳士得(Christie’s)上拍,最終以336萬英鎊(約港幣3,500萬)成交。看來神祀之間的愛情,還是有價有市。

《Mercury Carrying Psyche to Mount Olympus》(Bartholomäus Spranger, 1575)